“我好好跟问你话的时候你就好好说,”雷波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客气的平静,“别非逼着我发火。”
  宫寒月回过头,跟雷波面对面地瞪着,脸上能感觉到雷波有些不稳的呼吸,她带起嘴角,笑容慢慢在脸上泛开来。
  “我谈恋爱了。”她说,收起了脸上的笑容。
  “是么,真难得,”雷波笑了笑,“下午让葛建把鼓拉过去吧。”
  “嗯,”宫寒月轻轻在鼓上敲了敲,“谢谢。”
  “别老谢成么?”雷波说。
  “还有事儿么没事儿我走了。”宫寒月放下鼓锤,往楼梯走。
  “走吧。”雷波没动。
  宫寒月走出地下室之后,雷波在地下室里站了一会儿,拿出电话拨了个号。
  “下午过来我这儿,把鼓拉到那个什么李凡那儿去放着,”她盯着鼓,“还有,从今天开始,跟着宫寒月,看看她在谁在一块儿。”
  离开雷波家,宫寒月开着车回到了紫若兮她们小区,把车停在了紫若兮楼下。
  拿出手机看了看,有紫若兮的三个未接来电。
  她把手机拿在手里一圈圈转着。
  她想给紫若兮回个电话,但却有些不敢。
  她怕听到紫若兮说没什么事儿。
  在紫若兮楼下转了四十分钟手机,一个保安走了过来:“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么?我看你在这里很久了。”
  “等人。”宫寒月没看保安,继续转着手机。
  “等谁?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?”保安显然不相信她的话。
  “我自己打。”宫寒月低头盯着手机,犹豫了几秒钟,拨了紫若兮的号码。
  “大七啊?”紫若兮接了电话。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“怎么没接电话?”紫若兮的声音很温和,听不出有没有不高兴。
  “刚不想接,”宫寒月看了一眼还在一边盯着她的保安,“你忙么?”
  “一般忙,你没在朋友那儿了?”紫若兮那边还有键盘啪啦响着的声音。
  “出来了,”宫寒月有点儿着急,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紫若兮说她想上去,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,“你吃饭了吗?”
  “没呢,”紫若兮停下了打字,“你在哪儿?”
  “你楼下。”宫寒月抬头往上看了看。
  “什么?”
  “你楼下。”宫寒月还是抬着头,那边紫若兮没有说话,楼上某一层的窗户开了,有人从窗户里探出了半个身子。
  “上来!”紫若兮在电话里说。
  “嗯。”宫寒月挂掉电话跳下车就往楼里跑。
  “你车没锁呢!”保安在她身后喊。
  “送你了!”宫寒月跑过去按了电梯。
  保安追了进来:“我不要,这么怪的车我也不会开,你快锁好。”
  “哎!”宫寒月只得掏出钥匙按了一下遥控器。
  紫若兮听到敲门,过去刚把门打开,宫寒月就带着风挤了进来,目光里全是笑容:“想吃什么?”
  “煮面条吧,我这儿只有面条。”紫若兮指了指放在冰箱旁边的方便面箱子。
  宫寒月很不满意地过去瞅了一眼,啧了一声:“要不说我闻你身上总一股调料味儿呢。”
  紫若兮拉起自己衣服闻了闻:“放屁。”
  “真的,”宫寒月笑了笑,很喜欢看她的笑容,深吸了一口气,“今天没有,大概是早上吃的是我做的早点。”
  “别抽疯行么?”紫若兮笑了笑推开她。
  “我去超市买点儿菜吧,小区外面就有一个。”宫寒月眼神特别温柔。
  紫若兮想了想,拿了钥匙给她:“别买太多,吃不了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宫寒月拿了钥匙又一阵风地卷了出去。
  紫若兮坐在电脑前,思路有点儿接不上了,瞪眼看着ppt上的内容,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要干嘛。
  一直到宫寒月拎着一兜菜开门进来,紫若兮才刚往ppt里插了一张图片,打上去一行字。
  好在宫寒月没有过来展示她都买了什么菜,直接拎着兜进了厨房开始做饭,要不紫若兮思路估计又得断。
  其实现在的感觉不能说不舒服,她坐在这里对着电脑,有一个长得很好,身材不错的帅哥在厨房里给她做饭,还做得很好吃。
  只是还是那句话,她有些不适应,生活被打乱了的措手不及。
  宫寒月似乎没有什么感觉,在厨房里吹着口哨做饭,煮汤的时候还拿着筷子在锅盖和碟子上敲着节奏,看上去心情不错,跟她甩门出去的时候状态完全不同。
  紫若兮放下了鼠标,靠在椅子上转了两圈:“大七。”
  “嗯?”宫寒月在厨房里应了一声。
  “刚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紫若兮看着她的背影。
  “没,真没。”宫寒月回过头笑了笑。
  “那你干嘛摔我门,摔坏了你管修么?”紫若兮站起来走进了厨房,尽管她很多事懒得计较,但既然答应了“试试”,该弄明白的事就得弄明白,要不下回还会有同样的情况出现。
  “手滑了,”宫寒月低头切肉,“给我拿点生抽。”
  紫若兮对着一堆瓶子看了半天,拿了生抽递给她:“有些事咱俩该说的都可以说出来,要不憋着都不舒服。”
  “嗯,”宫寒月倒了点儿生抽到碗里,看了她一眼,嘴角带着一丝笑容,“你能做到么,有什么事就跟我说。”
  紫若兮没想到宫寒月会这么说,顿了顿没说出话来。
  “你做不到,”宫寒月把肉放到碗里拌着,“早上你让我拉窗帘的时候我就知道,不过我无所谓。”
  紫若兮还是没说话,靠在墙边看着宫寒月,她突然觉得自己想要了解宫寒月的内心是不是有点儿搞笑,面对敏感的宫寒月,没准儿一不小心自己就先被剖开了。
  宫寒月做了两菜一汤,简单的家常小炒,紫若兮吃得很爽。
  一直闲置的厨房只有在宫寒月站在里面的时候才会显出一份暖意,案板上的各种调料瓶子,还没来得及洗的锅,嗡嗡作响的抽油烟机,飘菜在空气中的淡淡菜香味,这些都是她曾经渴望的。
  “好吃。”紫若兮很快地扒拉完了两碗饭,又盛了一碗拌着菜汤吃了。

章节目录

第一首席:豪宠酷拽坏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爱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尚并收藏第一首席:豪宠酷拽坏宝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