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六岁的小女孩跪在破损的山神庙前, 连连磕头, 额前被磕破,鲜血淋漓。
  “山神大人, 求您救救我娘,我娘她不是淫.妇!”
  “是王二毛强迫我娘的,他撕我娘的衣服, 还打我,我娘没有勾引他……”
  “山神大人求求您了!”
  “他们要抓我娘浸猪笼……”
  “山神大人, 对不起, 妖怪来的时候我不敢出来, 我害怕……”
  “呜呜呜……”
  小女孩哭得一抖一抖,脸上还顶着两个大大的巴掌印。
  以前这里有座山神庙,只要向山神大人上供, 许一些愿望,山神大人就会回应。
  自从父亲病死之后, 她和娘相依为命, 经常来给山神大人上香, 那些想欺负娘的坏人不是被狗追就是被蛇咬。
  可是山神庙一天夜里被烧了,神像被妖怪砸得稀巴烂。
  那些妖怪凶得很,村民都不敢阻止。
  妖怪还和村长说了,不许再拜山神, 谁要是不听话, 妖怪就把他抓来吃掉。
  她和娘都很胆小, 只敢偷偷拜山神大人, 可是现在她要没有娘了,就算被妖怪抓去吃掉,也要想办法救娘。
  “娘……”
  “娘……”
  “呜……山神大人……”
  小女孩继续磕头,血把破损的台阶染得鲜红。
  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  山神庙已经是她唯一的希望。
  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,墙壁倾塌,狂风大作,山神碎裂的神像还在废墟里,冰冷而死寂。
  “大人……”
  小女孩狠狠磕头,却撞进温暖的掌心。
  “别哭了。”
  她听见一个很好听的声音。
  被轻松抓起来,睁大眼睛,视线朦胧之时,看见生有鹿角的俊美神明。
  “我们去救你娘。”
  他语气温和,肩头蹲着一只白毛狐狸。
  以前山神大人身边也有这只狐狸。
  可是以前的山神大人不长这样,是个和蔼的老爷爷。
  “我娘在河里……”
  小女孩擦擦眼泪,混着血水,额头火辣辣的痛。
  司青颜一指点出,伤处就恢复如初,连脸上的巴掌印也不见了。
  司青颜略一感知,那群人果真已经到了河边。
  一群年龄不等的人守在河边,有男有女。
  臭烘烘的猪笼里有个被捆住手脚的女人,秀丽而白净,同样挨过拳脚,泪水涟涟,还在争辩:
  “我没有勾引人,我没有勾引人……”
  司青颜拎着小女孩,一步走到河边。
  正有人凶狠道:
  “你这荡.妇,不守妇道,柱子才死了两年,你就和别的男人行苟且之事!”
  “早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了,整天扭个屁股勾搭男人……”也有一脸不屑之事的妇人在旁边煽风点火。
  “骚得很,贱女人,让你勾引男人,让你勾引男人……”一个胖妇人还向猪笼里的女人丢石头。
  “唉,这女人哪,还是得守妇道,别学二丫她娘,可没好果子吃。”皱巴巴的老妪感叹道。
  “我是被冤枉的!是王二毛强迫我!”猪笼里的女人高声道。
  “呸!骚狐狸骗谁呢?就是你先勾引的我家二毛,二毛最老实了……”脸上有个媒婆痣的干瘦女子恨声道。
  “大人,能不能救救我娘…”小女孩只盯着即将要被送进河水里的女人,泪流不止。
  “救。不过你想不想看坏人挨打?”
  “想。”小女孩认真点头。
  “看看她们有多坏。”司青颜伸手一招,被捆住的人就原封不动出现在司青颜身边,然而其他人毫无所觉。
  “娘!”
  “二丫!”
  小女孩扑过去,与那满身泥水的妇人哭成一团。
  即使哭声断断续续,连绵不绝,那些人也没听见,并不知道猪笼里的人不见了,连抬着猪笼的人都没发现。还是那么重,没一点没变。
  “我王二毛一向老实,都是这女人把我喊到她房里,一进去她就脱了衣服,抱住我……”
  王二毛虽然脸上既鄙夷又不屑,眼中却划过一些得意,以及可惜。
  他本来都快得逞了,都是这女人叫喊,把其他人引来。
  活着不好吗?非要闹腾。
  “唉,以后你的地村里给你收着,二丫就给我家狗蛋当童养媳!”慈眉善目的老村长深深叹了口气。
  “放心吧,我们会好好管教二丫,不让她长成和你一样的荡.妇……”
  “畜牲!”二丫的母亲恨恨看着那群人。
  “狗蛋是谁?”小狐狸非常疑惑,追问道:
  “是狗生的蛋吗?为什么狗会生蛋?”
  “是村长那个傻孙子,只知道流口水和吃手指。”二丫的母亲虽然被会说话的狐狸吓了一跳,不过如今这世道妖族颇多,她很快适应过来。
  “这些人真坏。”小狐狸很生气,又想起了金麟君。
  真讨厌。
  “这些人和金麟君一样讨厌。”
  “对。”司青颜点头。
  他一指点出,小狐狸、二丫,以及二丫她娘都看见王二毛掉进了猪笼,还被捆得结结实实。
  其他人仍然毫无反应。
  “啊……”王二毛在猪笼里挣扎。
  “我不是……”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自己会在猪笼里,难道有妖怪?
  “我是王……”他想辩解,头却被之前说话的胖妇人死死按进水里。
  “荡.妇!去死!”
  那个胖妇人笑容得意无比,仿佛完成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。
  “我不是……”王二狗拼命挣扎,一时间竟然躲过了胖妇人的手。
  “我不是柱子媳妇啊,我是王二毛……”他终于把那句话说完,脑袋也从猪笼里挣出来。
  “贱.妇!”王二毛的媳妇对着他的脸就是两巴掌。
  “还敢狡辩。”她又是两巴掌。
  “噗呲……”二丫忍不住笑起来。
  “真有趣。”小狐狸拍拍爪子。
  司青颜神色淡然。
  人间总是如此,有些人身上最像人的地方,就是那身皮囊。
  “按住她,别让她跑了。”胖妇人又揪住王二毛的头发,往水里按,其他人一同上手帮忙。
  水一寸寸漫过鼻子、眼睛、喉咙,呛进喉咙,赖以生存的空气渐渐变少,被水溺毙的感觉令人十分绝望。
  生死之间,王二毛爆发出力量,再次逃脱,这次他捆住的手脚也被放开,他在猪笼里翻滚,逃离其他人的围追堵截。
  “我真是王二毛……”他一边喊,一边逃。
  其他人只以为他得了失心疯,不以为然。
  王二毛不好端端的站在岸边看热闹嘛?
  好几个村民下水,可惜王二毛一个壮年男子,终究有几分力气,总是险之又险从他们的追赶中躲过。但这过程中,他也挨了不少打,这猪笼讨厌得很,有时候灵便,有时候沉重。每次他要逃出去了,猪笼就被河里什么东西卡住,快被抓住淹死的时候,猪笼又恰好滚动,让他逃过一劫。
  岸边那些义愤填膺的人都忍不住下了水,要把这兴风作浪的妖妇抓住,然而王二毛实在灵活,反而蹬倒了不少人。
  之前那说话的老妪被他一撞翻,倒进水里,不但没被拉起来,反而被眼尖的儿媳妇狠狠踩了一脚。
  村长想用拐杖打王二毛的脑袋,反而被王二毛抓住倒推回来,一直塞进他嘴里,让他重重跌进水里。
  整个场面一团乱。
  只有二丫和小狐狸兴致勃勃,一会儿看看这个,一会儿看看那个。
  村里的小孩子也在看热闹,不时哈哈大笑,不知道是哪个小孩子喊了一声,
  “猪笼里那个女的好像猪啊……”
  忽然就有猪叫声响起,猪笼里的人真变成了一头肥头大耳的猪!
  “妈呀!”正在追打王二毛的胖妇人惊恐至极,也变成了一头花母猪。
  其他人纷纷变成猪,在河里蹬腿。
  二丫终于哈哈大笑出声,心中狠狠出了一口恶气。
  不止河里,河边的人也陆陆续续变成了猪。
  但还能说话。
  王二毛所变的猪,终于有了他自己的声音。
  “河神老爷饶命啊……”
  “我是冤枉了那个女人,是我色心不死,我知道错了,河神老爷把我变回去吧……”
  王二毛哭喊起来。
  其他人都愣住,像岸边的王二毛看过去,那里的人突然变成一根草叶,轻飘飘落在地上。
  难道这个变成肥猪的人真是王二毛?
  他们一直打的是王二毛?柱子媳妇是冤枉的?
  河神,难道……
  山神之后,又多了一个河神?
  变成猪的村民愤怒无比,有的叫骂,有的认错,有的哭喊。
  “王二毛你这个天杀的狗东西啊,生儿子没xx的畜牲啊……”
  “柱子媳妇她那么好的人,你也冤枉……”
  “真是猪狗不如的禽兽啊!”
  不管他们如何叫骂,河神毫无反应。
  他们仍然是猪。
  “大人,谢谢您。”二丫她娘带着二丫一齐向司青颜行礼。
  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司青颜挥手叫她们起来。
  “奴家姓柳,在家中行五,就叫五娘。”
  “我叫杨二丫。”
  寻常人家,不认识几个字,脑中除了几亩薄田,取不出什么好名字。
  要是得了一个儿子,也许会拿几个鸡蛋求认字的秀才老爷取个名字,生了女儿要是不按排行,就是花儿草儿。这也不算麻烦,像柳五娘,嫁了人就是柱子媳妇,柱子死了,她就是二丫她娘。
  司青颜点头,却想着,要给她们取个名字。
  “河神老爷饶命啊……”
  “求求您饶了我们吧……”
  “柱子媳妇,你大人有大量,放我们一马吧,我们都是受了王二毛那个畜牲的骗啊,我们是上了他的恶当!”
  不管是老妪还是妇人,哭号起来都很在行。
  一句三号,没有眼泪,也号出了出殡的气势。
  哭号许久,猪仍然是猪。
  王二毛被一群猪围着又拱又咬,厚厚的猪皮都被咬穿了,忍着痛喊道:
  “是哪个混账玩意先说的猪?”
  一时间,众人都想起来,有个小孩子喊了一声。
  肥猪们纷纷睁大小小的眼睛,寻找罪魁祸首。
  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  感谢在2020-03-11 20:24:24~2020-03-12 23:57: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  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crystalvivian 1个;
  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暖心静 1个;
  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流光、暖心静 20瓶;碧蓝、眉间尺阔、龙曈、伽罗子、千秋月、水果岚紫、墨色 10瓶;一纸春秋 9瓶;辉 7瓶;0101、笑靥如花、柢树池鱼、白鹿镇、大枼是雷蕾 5瓶;青芝、天蝎末雪 3瓶;羽清、° 2瓶;有人花底祝长生、随玖、墨点、似水若晴天、碧玉妆、溯寻岚音 1瓶;
  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