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倾拿尾巴戳了一下那铜甲军士。
  它举起青铜长剑劈过来, 这一剑把虚空劈出一道银痕, 再强一点就能劈开空间了。
  司青衡说过一些经验, 他来的时候,当时只是勉强应对铜甲军士,只要跑得快,这个东西就追不上他。
  “这个不错,我带回去研究。”
  司青颜一伸手,就把铜甲军士收进了自己的空间。
  弹幕再度激动。
  “鬼:没了没了我没了……”
  “接下来欣赏, 大型捡货战场。”
  “让我们拭目以待,康康还有什么不错的东西!”
  元宝舒了口气, 瞬间充满了安全感。
  每次和老哥出来就是舒服, 父亲太暴力了, 动不动就抡起尾巴一阵抽,可怕得很。
  看老哥这样多好, 既安静优雅, 又有丰厚收获。
  几人听到从前方传来脚步声, 不远处,提着长剑的铜甲军士迎面走来。
  司青颜又是一收。
  “哈哈,俺老孙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?”
  “僵尸:不, 我不敢。”
  “叫不叫重要吗?这么黑的地方,还不是一样。”
  “楼上等等我,我怀疑你在开……”
  一连有好几个铜甲军士被收走, 终于有所不同。
  隧道前方, 出现一个身高三米有余的银甲军士。
  它手中拎着一个巨大的狼牙棒, 整张脸都笼罩在头盔、面甲之下。
  “这个好,扎实。”司青颜点头,面露赞许之色。
  观看人数飞快增多,各抒己见。
  “先生:你很不错,我欣赏你。但很快就是我的了。”
  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心想的事儿都能成~”
  “铜甲银甲有了,是不是还会有金甲?”
  “楼上上别走,你为什么能发语音?”
  ……
  司青颜正打算把这个银甲也收进去,发现银甲在抗拒他。
  有自我意识的东西空间收不进去。
  虽然可以把它的意识磨灭,但没必要。
  “尔等何人?为何擅闯主上陵寝?”银甲军士声音雄浑。
  “你主上是谁?”
  “主上名讳,岂是尔等能知晓的?”
  “算了吧哥,打死算了。”元宝有些不耐。
  “主上名讳为项羽。”铜甲军士立刻大声吼道。
  “居然有墓?”司青颜惊讶。
  “主上豪气干云,义绝天下,为何没有墓地?都怪那刘邦小儿,窃我主上功业。”
  “你主上如今可好?”司青颜没和他探讨历史遗留问题。
  “我等皆宜复苏,主上没有。”
  铜甲军士让开一条路,怕司青颜他们破坏墓地,亦步亦趋。
  司青颜带着季倾、元宝往前走。
  一路经过不少穿着各色甲胄的军士在巡逻。
  大多没有神智,少部分有神智的发现不可力敌之后,没有阻拦,跟在后面。
  通道并没有尽头,霸王墓在中途一处。
  司青颜进去后,看见古拙的墓室,棺室未合,能看见一男一女相拥而卧,神色平静,笑容恬淡。
  他们没有残魂也没有执念,不过却在墓室的力量下仍然维持着生前的模样。
  墓室里的东西司青颜都没动,还把之前的铜甲军士放出来了。
  “尔等可滞留此处守墓,不可伤人性命。”
  “大人,今为何年何月?”
  “公元2020,项羽死于公元前202年。”
  银甲军士久久无言,司青颜走了一段路,才听见一声沉哑的叹息。
  司青颜继续沿着隧道往前走,又看到了隋炀帝的陵墓。
  两种年代不同、建筑风格、以及安葬位置本该不同的墓出现在这里,十分刻意。
  司青颜觉得这条路后面可能会出现更多似帝王而非帝王墓,一路向前。
  越往后,越凶险。
  这凶险也只是相对而言。
  要是有实体,就被司青颜轻描淡写,收起来,以待研究。
  要是没有实体,没有神智,比较凶狠,直接没了。
  墓葬中的人都沉睡着,面目一如往昔,维持生前模样。
  隧道仍然是那样,越往内部走,温度越低,即使有幽蓝的火光,也看不清前面的一切。
  突然一道幽影闪过。
  长发及地,在冷风中四散开,一股腐朽的味道传来。
  惊鸿一瞥,也能看出那是个女子。
  弹幕疯狂刷了起来。
  “独自彷徨在悠长,悠长,又寂寥的雨巷,不希望逢着一个结着愁怨的姑娘……”
  “一看就不是个孩子,千万不要放过她!”
  ……
  隧道响起滴水的声音。
  那个女子竟然在他头顶。
  双目血涌如泉,从下巴滑入脖颈,再浸湿衣服,滴滴答答落近她手中捧的灯盏上。
  有点拿不稳,溢了一些在地上。
  再看,她仿佛变化成绝世模样,眼泪也是正常的透明色,手捧莲花灯。
  仔细看还是那样,干枯狰狞,血流不止。
  司青颜想起敲钟老人,感觉这女子和那老人差不多,都是为了炼器而存在,已经不存在自我意识,就主动给莲花灯点了个火。
  虽然是人形,实际上只是一种器物。
  随着火光亮起,这女子干燥杂乱的长发重新变得丰润光泽,枯黑的皮肤渐渐白皙细腻,从狰狞恐怖的干尸变成绝世美人。她双目紧闭,眼泪如珍珠一样滴进玉质莲花灯,化作灯油。
  司青颜莫名得知了捧灯女的使用方法。
  当她睁开双目时,被她注视的人,如果有谁落泪,就会死去,沦为莲花灯的养料。
  她睁目后,火会熄灭。
  季倾、元宝都在,还有许多观众在看直播,司青颜就没试让她张目的效果。
  变换形态后,她一身素色宫装随风而动,也不需要走路,仿佛纸人一样,静默飘行。
  “忽然觉得碰见一个结着愁怨的姑娘也挺好……”
  “她为什么闭着眼睛流泪?”
  “感觉很危险的样子。”
  “想看一下她的眼睛睁开会是什么样子。”
  “+1。”
  司青颜无法把她收进空间,只好让她捧灯在前面带路。
  莲花灯的光是暖黄色,灯油燃烧时还有一股清雅的香气,不知不觉让人心如止水。
  冗长的隧道终于走到尽头,变成台阶,一路向下。
  隧道并不是直线,有些地方转折明显,最后司青颜在心中勾勒出一个正八边形。
  相当于把一个大正方形,分成九个小正方形。四个角落里的正方形各自切掉一半,就形成了一个八边型。
  他们绕了一圈,经过了八座大墓,终于来到了最后的中心位置。
  一路向下,至少深入了千米有余。
  刚开始他们还一步步下台阶,但季倾和元宝两人拖着蛇尾,不爱这种duangduangduang的感觉,便直接冲下去,司青颜紧随其后,步子从容不迫,这段路仿佛自动在他脚下缩短。
  “技能-一步千里get!”
  “胡说,是缩地成寸!”
  “我眼睛说它学会了!只差一双先生同款鞋子!”
  “瞬间瞄向了先生的jio!”
  “明白了!其实我差的是先生的jiojio!”
  司青颜无言,甚至有点想把弹幕关掉。
  可能是战争对人的情绪造成了强烈刺激,这个年代的沙雕网友都不懂得掩饰情绪。总是直言不讳,口吐虎狼之词。
  中央处并不是谁的陵墓。
  放眼望去,千里之内,平旷无比,金线在地上交织成恢宏的图案,汇聚到最中间,是一截龙骨。
  长久被金线浸润,原本玉质的骨头呈现出淡金色。
  “汇聚帝王气运,就为了养这一截龙骨?”季倾看了一会,没有去碰龙骨。
  先前那葬的八位,多半是名传千古,有君王之才却无君王之命的人。要么兵败垂成,要么在位不久,很快落得国破家亡之境。
  细看,他们所持有的龙气竟全然被聚集在这里。
  那八位分别代表的朝代已经彻底湮灭在历史之中,龙骨离养好还差一线。
  “先生,先生,这些金线就是传说中的气运吗?”
  “原来真的有龙存在过啊……”
  “感觉炖了汤会很补的样子。”
  “应该很耐煮,可以在先生的美人灯上面架个锅……”
  司青颜见弹幕思维发散得越来越厉害,解释道:
  “这些的确是气运。过去的气运于当下时局已经无法造成影响。如果炼制成特殊器物或者配合特殊功.法使用,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。”
  季倾沉吟道:
  “这可能是以前的大妖布置的阵法。”
  “时间太久了,杀阵已经失效,但要拿走龙骨,一定会有变动。”
  “不要担心。”司青颜说着就捞起龙骨。
  无数金线向他靠拢,试图将他缠绕起来。
  瞬间,司青颜身后亮了起来。
  那是浩瀚的金光,如渊如海,气运深厚到难以形容,几乎凝结成实体。
  以往司青颜是大道序列之一,自从经历过苍涯世界,系统再也没有提过大道序列相关的事,却给司青颜直接开放了诸多权柄,待遇之优厚,难以形容。如果大道有自己的意识,对亲儿子也不可能超过司青颜了。
  司青颜的气运一亮出来,这里的金线瞬间黯然失色,可怜至极。
  “woc好刺眼!请允许我用woc来表示内心的震惊。”
  “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直播……”
  “此子竟恐怖如斯!”
  “我瞎了...…”
  “本来觉得龙骨好厉害,气运好神奇,突然觉得一切索然无味……”
  就连季倾和元宝也震惊了。
  “我感觉一天都不够游一个来回的。”元宝怔怔道。
  “……”季倾欲言又止。
  瞬间觉得自己好菜。
  其实也不是很菜……只是儿子发育的太快,让老父亲生出一种挫败感。
  司青颜轻松就把龙骨拿了下来,那些金线在靠近龙骨处断开,重新流回原主身体中。
  也许这些残余的气运能助他们重新生出一线生机。
  “青颜,你要这个做什么?”季倾问。
  “煲汤煲汤煲汤!”弹幕一群邪教开始疯狂呼吁。
  “祸水东引。”司青颜觉得洗.脑还不够,应该给宣传爱与和平的天族自.由行动小组加个幸运buff。要是布置这个阵法的人找到天族那边去,那就更妙了。
  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  防盗章都用完了,重复的防盗章没有灵魂,可恶
  感谢在2020-02-15 23:58:55~2020-02-16 23:55: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  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cyndrella 181瓶;的几次方 29瓶;晨熙 18瓶;灵(/ω\) 10瓶;关关17 3瓶;不长叶子的珊瑚 1瓶;
  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