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了, 你自己注意安全, 我们走了。”
  司青颜觉得今天这星舰也卖不出去了。
  再留在这里,只会徒生事端。
  天香族的魅力还是很大的。
  以前的吴教授,多么……一个人。现在已经面目全非。以后吴教授可以在音乐软件下留言,“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我还是一个纯洁的少年, 现在的我再听这首歌, 已经变成了三个孩子的母亲。”
  “不行,不行,带上我吧,我吃得不多,什么活都干……”吴教授现在迫切想抱一个大腿。
  他感觉自己太危险了。
  万一变成某个男人的禁脔, 想想就要呕吐。
  眼前这人, 他虽然不认识,但也能猜到这人手段高明, 身份神秘。而且他对自己并没有那种令人焦灼的情绪, 令吴教授觉得很安心。
  “女人就是心机, 又一个想来蹭饭的, 哥哥, 我们走。”
  元宝呵呵冷笑两声, 抱住司青颜的胳膊。
  “我……”吴教授想说点什么,然而他确实什么都没有。连衣服都没穿。
  “送你一艘星舰,你可以卖, 可以自己坐, 随便你去哪里都行, 相识一场,祝你好运。”司青颜送了一艘小型星舰给吴教授,带着族长、元宝离开。
  他离开的时候把拍卖会的其他人也一起带出,丢进一条死巷,竟在其中发现了元丰、何天。
  上了几回星网,他现在已经知道,元丰的后台就是何天。新一届星联主席正在竞选,何天是胜率极大的何副主席唯一的儿子,平时做点军火交易,吃喝玩乐,好不快哉。
  元氏集团研究基因进化应该和何天脱不开关系。
  司青颜想,要不是我见义勇为,救了大家,这些参加拍卖会的人应该全被吴教授给采阳补阴了……
  所以我收取一点报酬完全不过分。
  于是他取走了一些空间装备,小金库再度膨胀了一圈,美滋滋。
  空间装备太多也没有用,他决定留给这些人,但想不起来谁是谁的,就把一堆空空如也的空间装备塞进何天.衣.服里,确认等何天醒来,空间装备就会从何天.衣.服里掉出,这才满意。
  何天和元丰这两人真的太客气了,来就来,还带什么礼物,真叫人不好意思。
  元宝忍不住蹲下来,用洗不掉的颜料,在所有昏迷不醒的人脸上写字。
  “我是大傻冒。”
  “好巧啊我也是。”
  “你也是大傻冒。”
  “除了我元丰,在座各位都是大傻冒。”
  “我何天日天日地日苍穹,未尝一败。”
  元宝一直识字,不过很少写,字迹歪歪扭扭,但辨识度不错,隔老远就能看清写的是什么。
  族长这一路见证了太多,他除了沉默,也不知能做什么。他突然觉得压力很大。
  这两个儿子要是天天在外面晃,会把天都捅破吧。
  为了观看他们醒来的样子,司青颜在那里装了一个摄像头,回星舰上时,才打开。
  等吴教授反应过来,打算去偷那些参加拍卖会的客人的东西时,发现那些人的东西都被偷光了。
  吴教授按照气息感应,一直追到死巷,满怀期待的心一下子冷却下来。原以为自己会暴富,现在发现那只不过是一场梦。
  吴教授十分悲愤。
  早知道人生艰难,可这也太艰难了,连偷东西都赶不上热乎的。
  还好他现在还有一艘星舰。
  吴教授心里竟然升死了一丝感激,两丝温暖,三丝心动,很快,他打了个哆嗦,想到斯德哥尔摩症,啪啪打了自己两耳光。
  “你别忘了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!”
  “是那个男人,是极夜,是元氏集团,是何天!”
  “等我变强了,一个都不会放过!”
  吴教授本来只想脱一件衣服,稍加遮蔽,没想到发现何天、元丰在人群中,气得咬牙切齿。
  他看到他们脸上的字,气着气着笑起来。
  mmp!
  吴教授把他认识的仇人,全部扒光,用小刀在他们身上刻字。其实不管是疤痕还是颜料,都有去除的办法,只是难度不同而已。
  天香族所带的异香,除非天香族主动解开,否则会昏睡三天。
  吴教授很是放心,在何天、元丰身体上刻了不少字,把两具身体堆在一起,再换别的目标。
  一个卖屁股,一个买屁股,天造地设一双。
  元宝看着屏幕中吴教授的动作,感慨道:
  “这个小姐姐简直太狠了,我喜欢。”
  仿佛不久前说女人就是心机的人不是他。
  “族中女族人虽然不多,但个个都是好性子,你多与她们处处。”
  族长生怕元宝喜欢上怪里怪气的吴教授,他真的承受不住。虽然是儿子找伴侣,不是他自己找伴侣,一想到吴教授那样的,他就觉得全身发冷。
  “我不喜欢。”元宝有点不耐烦。
  “你干嘛呀?提那些做什么?我就是随口说说,老男人就是烦,看哥哥多好,从来不多话。”
  族长闭嘴。有时候真想抡起尾巴抽死元宝这个逆子,一想到元宝可怜兮兮的样子,就忍住了。
  “父亲,你不要伤心,虽然我嘴上嫌弃你,心里是很喜欢你的,这叫口是心非,很多人都是这样。我有时候说的话让你不那么开心,但这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,书里说这叫父子情深。”
  元宝想到族长会做好吃的东西,又爬到族长那里撒娇,黏糊糊的。
  或许是因为他在元氏集团的时候就擅长表演出纯洁无害的一面,非常喜欢撒娇,总让族长顶不住。
  即使族长很生气,还是憋住了,只说道:
  “那我谢谢你。”
  “咱们父子俩,客气什么啊。”元宝大气地拍了拍族长的肩膀。
  族长一语不发。他看了一眼司青颜。
  自从送小不点离开族地,他就再没喊一声父亲,怕是心里伤心了。
  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  小不点的腿,是死穴,有些人愿意接纳他,不代表每个族人都愿意接纳他,留在外面反而比在族地好一些。
  司青颜并不知道族长心里想了这么多。
  他在想晚上吃什么。
  带出来的新鲜食材不多,平时他们心情好就弄点食材做一顿,犯懒的时候就喝营养液。
  “今天收获不错,晚上煮火锅吧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族长非常自觉的去洗锅弄菜,高冷的脸上蒙上一层老父亲的慈爱光辉。
  “父亲,我要吃肉,我要吃肉!”
  元宝在地上打滚。
  “吃。”
  族长寡言少语,这么久都没有斥责他们俩一句。总让司青颜有点不适应。
  很快,整个星舰内部都是一股火锅香味。
  素菜更难保存,他们煮的火锅,大多都是骨汤锅底,今天加了一点老干妈,格外香,肉烫熟后,往油碟里一蘸,再往口中一塞,完美!
  他们期待已久的大戏终于开场。
  气氛火热。
  浑身光溜溜的何天和元丰抱在一起,身边散落无数空间装备,各大势力派去原始星域的人东歪西倒睡在巷子里,这个人头埋在那个人屁股里,另一个人口水淌得满地都是,或是摆出奇异姿势,让人大开眼界。怎一个乱字了得!
  不少闻风而动的星际媒体赶来,围着死巷疯狂拍照。
  即使何天的父亲第一时间按下了舆论,知道这件事的人也不少,何天等人的照片迅速传遍了整个星际。
  毕竟太可乐了。
  大家遇到快乐的事,本能会分享,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,高官之子,难得这样狼狈……听说裤子都没有穿。
  谁不想看看呢?
  极夜就趁着这个机会,发了笔小财。
  他原是何家安插到梁氏企业的棋子,梁文远待他如亲子,后来梁家出事,他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,带着恢复正常的梁雨进佣兵团,一呆多年。
  梁雨原本没有过去的记忆,一直为何家的佣兵团奉献,突然想起来过去的事,毫不犹豫背叛了佣兵团。
  极夜接了个抓捕梁雨的任务,一路上各种放水,让梁雨逃得远远的。他也因这件事降级,亲信都少了一点。好在这些年,梁家人残余的力量也在他手里,能让他在元氏集团自由来去。
  现在,他带着梁家残余的力量,以及在佣兵团培养出的亲信自立门户,趁何家人焦头烂额的时候,火上浇油,在各大星网平台,贩卖何天私密照。
  何天作为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,人气是很高的。
  大家以为他的私密照性感、野性、诱人、刺激,买到之后一看,卧槽,何天脸上是啥玩意儿?
  “我何天日天日地日苍穹,未尝一败。”
  再看身体上写着:高价收屁股,三星币一个。
  令人瞠目结舌。
  而且场地又脏又乱,光线也差,看上去油腻诡秘,怪可怕的。
  何天边上,元家公子元丰也光溜溜的,身体上是对称的几个字:为爱愿献身,没星币也行。
  这些照片,如蝗虫,纷纷扬扬飞遍整个星际联盟。
  何家人再如何手眼通天,都没法给群众集体洗脑,一时间,何家的政治地位受到影响,何副主席的竞选优势,摇摇欲坠。
  何天还没醒的时候,就被发配至一个偏僻星球。元丰则被送到实验室,充当实验材料。
  司青颜对此有点满意。
  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棒,一顿助攻猛如虎,直接把何天和元丰送到了火葬场……
  而另一边,女身阶段结束,变成男身的吴教授改头换面,悄悄溜进一家大型娱乐场所。
  他不太明白,为什么变成女身的时候,所有男人都爱她,心甘情愿贡献钱物。反正这也不重要,至少他变成男身后,做大保健的钱有了。
  正当吴教授要做大保健的时候,外面冲来一大群荷枪实弹的军人,气势俨然,冷若冰霜。
  当场吴教授就吓呆了。
  这么久了,他好不容易找到做大保健的机会,还没来得及享受,就被逮住,怎么会这个亚子!
  为首者正是陆九。
  陆九通过上交的罪证,给元氏集团以及相关的盗猎团定罪,接连升职,已经有了少将军衔。
  今天,他追踪到吴教授所在的位置,特意来抓捕。
  三千万星币,能让何家出一大笔钱,爽。
  陆九已经查出,元氏集团背后是何家人,便投入与何家人敌对的那一派。他也查出二狗的身份,是梁文远的儿子,当时被元丰送到了N179星球的实验室,李教授从他身上研究出了希望药剂。后来N179星上的实验室被蛇尾族毁灭,二狗下落不明,已是凶多吉少。
  陆九不知道能做些什么。
  他心知这件事不是蛇尾族的错,只能针对元氏,针对何家,这样能让他心里好过一些。
  他用元氏集团私自开发N179星的证据告倒了元家,元丰被送上星际法庭,在等待判决。
  至于N179星球去了哪里,见过那一幕的人都很讳莫如深。
  反正何天名声扫地,未来堪忧。
  即使何家恨毒了陆九,依然要以礼相待。
  陆九带上吴教授去要星币,何家必须给。
  去敌人家里要债,是多么快乐的事,难道何家人会罔顾信誉,不给星币?要是何家人搞出这种操作,那也别竞选了,直接退休养老吧。
  吴教授变成女身的时间是不受控制的,即使男身时,他身体素质不错,超过普通很多。依然打不过更加专业的陆九。
  本来一阶基因改造液就是不完美的,需要定期服用专业药剂稳定基因,不然就会死。吴教授身体产生了特殊变异,能让他摆脱被药剂控制的生活。比起完美进化的陆九,他还是太菜了一些。
  吴教授被陆九擒获后,带到何家大本营。
  何副主席倒没推脱,大大方方给了星币,再恭恭敬敬请陆九出门。
  吴教授有点懵逼。
  这群人上来就是一顿严刑拷打,问他,究竟是和谁联手偷走了元氏集团的星舰和诸多财物。
  吴教授当然什么都不知道。
  他就说不知道,他没偷。
  又是一顿毒打。
  那群行刑的人还说,看起来像个小白脸,没想到骨头还挺硬。
  吴教授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  这一切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,他好迷惑。
  何副主席也来审问过他,吴教授依然说不知道。
  他是真的不知道。
  什么偷元氏集团的仓库?他没偷啊。
  他本来以为何家人发现了他在何天身体上刻字的事,没想到何家人在说其他事。
  吴教授心里一句mmp翻来覆去的说,依然不能缓解心中的悲愤。
  我招谁惹谁了?
  他一直在等,等变成女身的那一天。
  或许是因为快被毒打致死,身体终于开始自救。
  一个深夜,他再度变成女身,在奶白色烟雾掩护中,偷偷出逃……
  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  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  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  芒果千层真好吃、桃子、hcvh 10瓶;
  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