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原始密林。
  层层树木掩映之下, 一座小木屋伫立其中。
  刚下过一场大雨, 空中浮满了水汽,像一层朦朦胧胧的烟纱,将木屋及它周围的篱笆雾化,使人看不清全貌。
  正朝木屋这边赶来的人, 偶尔能窥见附近树枝上几乎和树皮的颜色融在一起的蛇悄然吐信。
  潜伏在枯叶里的蜘蛛正在修补它的网, 突然听见木屋附近传来一阵爆炸声,立刻放弃了它的大业,迈着又长又细的腿缩进湿润的枯叶下。
  “该死!怎么这么多人!”
  遍体鳞伤的冷酷男人不得已之下,缩进了灌木丛里。
  不知道追杀他的人什么时候赶到……
  要是被组织里的人发现,怕是要同归于尽了。
  不行, 他宁可牺牲自己, 也要出卖组织!
  现在木屋那边的人太多了,说不定会火拼……待会儿再去看看, 也许能捡个便宜。
  ……
  小木屋前的空地上, 正在进行一场肮脏的交易。
  此时交易已经到了尾声。
  两方人都很满意, 说说笑笑, 亲近无比。
  混在其中收集证据的几个星际警察松了一口气。
  这里是星际联盟边境, 常常有大量流动人员进行非法交易。
  这些人经验丰富, 手段层出不穷,交易时间地点完全没有规律。联盟警察如果要扫除这些不法分子,不仅需要确切的证据, 还要派人追踪, 找到他们的具体交易地点, 人赃并获。
  派卧底比起让人追踪,要方便很多。
  今天在这里交易的是星际有名的非法盗猎团猎豹和星盗组织野狗。
  这次他们选择在这个偏僻的地方交易,让卧底们有些焦虑。
  这里是一个未开发的原始星球,别说基站了,连信号都没有。
  小木屋原先住了一个土著人类,因为语言不通,受了无妄之灾,被猎豹团的团长一枪崩了。
  在这里,卧底没有办法与上级沟通。只能默默祈祷这次能平安回家。
  猎豹团团长突然朝天开了一枪,高喊一声:
  “杀叛徒!”
  从木屋四处冲出来的人把枪口对准了那几个卧底。
  卧底名单,了然于胸。
  猎豹团的人早就埋伏在这里,趁着这个机会,将所有卧底一网打尽。
  不止星际联盟刑警会向盗猎组织中输送卧底,盗猎组织也会在警方手里弄情报。
  卧底,全部暴露了。
  “砰!”
  外面传来接连不断的枪响和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  还有极端痛苦的惨叫。
  蜷缩在狭窄谷仓中的少年,被这个动静惊动,睁开双眼,呆滞迷蒙的双眼渐渐清明。
  外面好吵……
  到底是怎么回事?
  司青颜捂住额头,神识受损后一抽一抽的痛,暂时没有办法接收记忆。
  外面响起呼喊的声音:
  “撤!”
  卧底们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同伙是哪些人,但这次已经暴露了,撤退保命要紧。得到的证据,一定要送去。
  “快去追!”
  猎豹团团长一脸冷酷。
  即将被追到的一个卧底中了两枪,没伤到要害,挣扎着反身投了一个毒雾弹。
  “不留活口,直接杀掉。”
  猎豹团团长挥了挥眼前的毒雾,对那些该死的星际警察恨之入骨。
  今天,总算能把这些烦人的东西都摁死了。
  猎豹团团长正志得意满,却没想到那个投毒雾弹的卧底在迷蒙雾气中对准他的肚子,扣动扳机。
  砰——
  猎豹团团长腹部中了一枪,捂住伤口,倒地。
  开枪的卧底步子踉跄,往小木屋里走。
  他已经受了伤,逃出去的机会很渺茫,如今只能为其他同伴吸引火力,希望能借这个机会,让同伴们逃出去。
  他再度丢了一个毒雾弹。在毒雾掩护下,虎目含泪,冲进小木屋,四处看了两眼,选择了储存稻谷的谷仓,一闪身钻了进去。
  司青颜闪躲的快,贴在靠边的地方,躲过了被压成肉饼的命运。
  “你是谁?”卧底十分不可置信。手上动作却很快,拿枪抵住司青颜的额头。
  为什么这个谷仓里还藏了一个人?
  外面还有人在说话,司青颜额头被枪口抵着,潜伏在谷仓里,没动弹。他刚醒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  “不知道。”
  谷仓里漆黑无光。
  卧底抓着司青颜的手腕,力道松了松。
  这只是一个半大少年,十分瘦弱。
  但也不能完全相信。
  “别说话,也别出去。”
  他没再用枪口抵着司青颜的额头,却用手捂住了司青颜的嘴。
  那只手上全是血,血腥气扑鼻,司青颜有些晕眩,某种嗜血的原始兽性冲动正酝酿着。身体本能驱使着他,撕咬身边这个男人的血肉。
  司青颜虽然想说自己不会出声,但此情此景,只沉默着配合。
  大战结束后,司青颜离开众神世界,神魂受损过重,意识迷蒙。再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在谷仓,外面两波人在战斗,弱势的那一方,也挤进谷仓,两人面面相觑。
  外面的人离木屋越来越近。
  说话的声音也清晰起来。
  身侧的男人似乎有些紧张。
  “快搜!”
  “就差那一个了。”
  听到这句话,司青颜身侧的人颤了颤。
  其他卧底都死了吗?
  司青颜正在想脱身之法,手中被塞了一个东西。
  “带着这个,逃。”
  最后一个卧底陆九咬紧牙关,把记载着罪证的芯片放在司青颜手里,想冲出去为司青颜引走那些星盗。
  司青颜察觉出他的意图,手指点在陆九手腕几处穴位,陆九手一松,司青颜便轻松从他手里夺过枪,并把枪口抵在陆九背上。
  没别的的意思,就是想抵回来。
  司青颜听见了一声绝望的轻叹。
  陆九失血过多,身体发冷,心中一片死寂。
  谁能想到,谷仓里藏了一个人?
  而且这人手段不俗,能轻易从他手中把枪夺走。
  陆九胳膊一阵酸麻,鲜血从伤处涌出,裸露的伤口被尖锐的谷粒扎中,锥心刺骨。
  “快找,你去那个谷仓里看看。”
  “凭什么是我?”
  外面的人争论一番,最后一齐摸近谷仓。
  陆九几乎要笑出来。
  背后被枪口抵着,他最后的希望也崩碎了。
  这群星盗戏耍他有意思吗?这么近,难道不知道谷仓里有两个人?
  陆九怕身后的人扣动扳机,不敢动。
  那个少年一直没出声,陆九猜不透他的意图。
  难道他和那些星盗不是一伙的?
  ……
  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  陆九睁大眼睛,想看看这群人要怎么戏耍他。
  一个脑袋伸进来,陆九吓得心跳加速。
  但那人左右打量,又失望的缩回去。依次把头探进谷仓的几个人,什么反应都没有,仿佛什么都没看到,又重新换了个地方搜查。
  他们看不到谷仓里的两个人。
  外面的人骂骂咧咧退出去了。
  陆九很确信那几个人都是十恶不赦的匪徒,绝对不会手下留情。
  他们是真的没有看到。
  司青颜力竭,靠在谷仓里,强行压制住喘气声。他受伤太重,只是这种程度的遮掩,就让他十分痛苦。
  “你是人是鬼?”
  陆九一副见了鬼的样子。
  “活人。”
  司青颜喘了两口气,揉了揉太阳穴。
  稍微引动神识,干扰了那几人的视觉和嗅觉,反噬就这么强……
  看来不能随便自爆。
  陆九也察觉出了对方此时的虚弱,他想把枪和芯片抢回来,但……这少年似乎没有恶意。
  陆九不敢激化矛盾。
  万一那群星盗去而复返呢?
  “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又没有信号,那个星际联盟的警察伤得不轻,这种原始星球未知病菌非常多,伤口感染就够要命了,不管他逃到哪里,都绝对活不下去。”
  “老大还受了伤,我们快走吧。”
  “万一天黑了,就不好离开了。”
  “离开也可以,这里要留两个人。”
  经过一番探讨,猎豹团和野狗各留了一个人,其他人坐上悬浮车,快速离开。
  “我们可以出去了吗?我没有恶意,我是星联警察。”
  陆九虽然没有伤到腹部,但他一枪伤在肩膀,一枪伤在小腿,失血过多,有些虚弱,且行动不便。他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完,等待司青颜回应。
  “外面还有人。”
  “你别动。”
  司青颜摸到陆九肩膀上,按了几个穴道,陆九本没能躲开,发觉伤口没流血了,轻声说了句多谢。
  谷仓太小,施展不开,司青颜给陆九的小腿止好血,已经出了一身虚汗。
  猎豹团和野狗留下来的两个人并没有留在屋子边上,而是歇在外面的悬浮车里。
  森林里蚊虫太多了,一咬一个大包,又痒又疼,还是车里舒服点儿。
  此时,那个潜伏在灌木丛里的冷酷男人也悄无声息摸进了小木屋。
  躲过两个藏在悬浮车里的笨蛋,轻而易举。
  冷酷男子左右扫视,最后瞄中了谷仓。
  组织的人快追上来了,他需要藏一藏。
  灌木丛里虫蚁太多,他已经被小虫子咬了好几口。好像中了毒,头晕。
  此时,司青颜和陆九都有些紧张。
  他们已经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。
  等冷酷男子翻进谷仓,才发现里面竟然藏了两个人!
  骑虎难下,屋子里没有其他适合藏人的地方,他只能在其他两个人极度不满的眼神下强行挤进去。
  三个人贴在一起,挤得紧紧的。
  要不是这个谷仓质量好,说不定会被撑爆。
  “有人来了。”
  陆九正打算问新挤进来的人是谁,被司青颜阻止。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