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用最基础的剑法。”沈阑手中出现一柄纤细的剑, 宛如一段散落的月光, 柔美清润。
  “是。”司青颜恭恭敬敬行礼,手中也有一柄长剑成形。他不常用剑,这剑也普普通通,只是最规整的形制。自古以来, 出色的剑客都有自己的风格, 太一宫也是如此,每个长老的剑意都有所区别,各自的剑也形制不一。现在司青颜的风格还没有成型,只变出了最简单的剑器。
  剑,杀人之器。
  具体用法, 只看执剑者。
  点、刺、勾、挑、抹、划……
  最为基础的招式之下, 司青颜与沈阑打得有声有色。很快,沈阑加快了攻势, 招式没多大变化, 但司青颜应付起来有些艰难。
  在太幻空间, 二者的身体素质与法力值是一样的。
  一样的招式, 司青颜被沈阑压了一头。
  “我要认真了。”
  沈阑提前大了个招呼, 整个人气质突然变得锋锐而妖异, 每一剑都诡异刁钻,令人无法躲避,上一秒, 是刺, 下一秒就换成了另一种招式。
  依然是最简单的那几招, 在他手里妙用无穷。
  司青颜突然觉得手里的剑不是剑,而是木棍,他以前学的剑法也不是剑法,而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。孤高太久,即使在人间住了很久,也没有仔细去学任何一门他不了解的技艺。骤然看见这样惊艳的剑道,他心中升起难言的欣悦。
  原来剑道也如此美妙,这样多的变化,无穷无尽的光影,与炼器之道似乎也有共通之处。
  “想不想学?”沈阑在靠近司青颜时化剑为指,轻轻点在司青颜额头,一脸正经。
  司青颜点头。
  “学了我们这一脉剑道,以后就是剑修了。剑在人在,剑毁再造一柄。神魂不逝,剑道永存。”
  “这一路会出现许多艰难险阻,你真的愿意吗?”
  “我愿意。”
  “此后,你不能对太一宫同脉弟子下杀手,除非是叛门之人,能做到吗?”
  “能。”
  “你的修为提升得太快了,很快怕是会超过我……收你为徒不适合,我师父曦光道君已飞升,今日我代他收你做弟子,以后你叫我一声师兄就好。”
  沈阑手中展出一副画像。画中男子红衣烈烈,如火般炫目,仰头对天亮剑,姿态狂傲不羁,笑容也清逸到了极致。
  “你对他拜一次就好,我们不讲那些虚礼。”
  “见过师父,见过师兄。”司青颜恭恭敬敬一拜,心中也松了口气。既然是学前人之道,谨守礼仪是必要,不用三拜九叩自然更好。
  这下,变成叶扶风的师叔辈了。
  “我们没啥好东西,都是一些材料,日后你可以用来锻造本命灵剑。”
  对于沈阑把司青颜忽悠成剑修,太上长老们都很满意。
  这下,司青颜绑定了太一宫,不用担心他被其他宗门的妖艳修士拐走了。
  “好了,我们开始修炼吧。”
  沈阑眼尾上挑,笑起来时弧度分外勾人。危险而妖娆,与平时的端肃模样区别很大。
  司青颜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,下一秒,剑光纵横,他被扎成了塞子。虽然不会死,但是被扎穿的感觉很怪异。
  “让我来教授青颜师弟,我这一招尤为精妙!”
  “放屁!让我先来!我年纪最大!你们都让开!”
  “我快飞升了,我修为最高,以后不能和你们抢,让我来……”
  “我是青颜师弟的正牌师兄,合该我来教授。”沈阑也在其中争抢。
  “一个一个来,你们不要抢!”嘴里喊着这句话的太上长老趁着其他人愣神的时候,提着剑冲向了司青颜。
  “我……”司青颜想抗议,想挣扎,每次都没机会,只能拿着剑疯狂反击。
  太可怕了!我想跟着桑离学刀啊!
  我后悔了!
  教我就算了,你们为什么要一起上!
  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就算是一起上,长老们也很有章法,绝不攻击同一个地方。
  “我们剑修首先要学的不是剑法,而是保命。”
  “你知道吗?每次遇到敌人,他们都要先杀人群中的剑修。因为剑修难缠,能越级战斗,还团结互助。只要斩杀了剑修,剩下的修士就是任人宰割的绵羊。”
  “法器和丹药都会损坏,剑修不死,他自己就是最锋利的武器。”
  “你很快就能熟悉各种战斗风格,也能学会一些技巧,坚持住啊青颜师弟!”
  在激烈的战斗中,司青颜还能听见大段大段吹捧剑修的鸡汤。
  虽然他们说得很有道理,但他总感觉这些长老是故意在找机会揍自己,可惜的是,他没有证据。
  ……
  “道战明日开始,为师已替你报名,你是筑基大圆满,应该能拿得名次。这次你以萧强的名字出战,突破金丹后,你会变成原来的样子。恢复肤色的丹药为师也替你准备好了,等你得到了奖励,闭关突破,再也不用保持现在的样子。”
  灵月接过萧淇递来的储物袋,沉默,点头。
  “你可怨为师?”
  新收的徒儿一直以来都乖巧听话,倒让萧淇有点愧疚。
  “师尊恩重如山,我心中只有感激。徒儿驽钝,未对宗门作出贡献,愧对师尊教诲。”灵月说的是实话。有一次她偶然发现萧淇在被太上长老毒打,那时太上长老说的是萧淇不会教徒弟,萧淇也不求饶,只说长老教训得是,他是不会教徒弟,把良才美玉教废了,应该受惩戒。长老又说让他好好教导新收的弟子,不要重蹈覆辙。
  灵月突然懂了为什么萧淇很少与她见面,却总是默默的准备她修炼所需的一切。
  她加倍努力修炼,再度把以前的想法按在最底下。突破才是最要紧的事,其他都是浮云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在道战中获得一些名次。
  “你忘了什么,你的使命还记得吗……”
  灵月内心深处幽幽响起虚幻的声音。
  “我要参加道战啊,争取得第一名。”灵月坚定回答道。
  “不,不是,你忘记了你的真命天子吗?还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?你忘记了你说过的话?”
  “我都说过了,我要当筑基期的第一名!”灵月很有耐心的复述一遍。
  她心里的那个声音不再说话。
  “怎么可能,我为什么会有心魔?什么时候才能斩却这玩意儿啊,太影响我修炼了。”
  灵月嘀嘀咕咕,打开储物袋,找出具有清心宁神效果的丹药,把一整瓶倒进嘴里,瞬间感觉踏实多了。
  修炼真的很快乐,她想一辈子都这么无忧无虑的快乐,不算计谁,也不被算计。
  万里之外,华丽的宫殿中。
  宜乐跪坐在大殿最中央的宝座之下。他深深凝望着宝座上的女人,眼神复杂,还有些伤感。
  “以前也不是这样,你什么时候能醒?”宜乐动作轻柔,为她梳理长发,眼中似有无限深情。
  那是一个身披红纱的女人,丰腴生动,肤如凝脂,颜色妍丽,乌发如云。她无疑是极美的,虽然闭着眼睛,但饱满温润,仿佛周身凝聚着胭脂香气,仅看见一截露出来的玉臂,便心神动摇,生出无限旖旎之念。
  她眉心有一点桃花瓣,代表她沉沦的真灵。此时,花瓣已彻底暗下去了。她没有因花瓣黯淡而死去,但身体在慢慢玉化,以这个速度,很快就会化成一座玉雕。
  “谁叫我与你是同族呢,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去……”
  宜乐轻点心口,引出一股暗灰色血液,融进她额头上的桃花印记中。
  即将玉化的身体又恢复生人的活力,充满血肉感,女子低喃着什么,宜乐凑过去听,听清后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  “师父……”
  那两个字她念得很小声,温柔又孺慕。与情爱无关,偏偏依赖入骨。
  “人修真就那么好不成?”宜乐看着自己的双手,发愣。
  那双手虚化成灰雾,又恢复正常。
  “宫主闭关几十年了,还没有出关,圣女也不见了,咱们极乐宫是不是要没落了?”
  “别说这种丧气话,咱们还有宜乐圣子呢。”
  “其他宗门都去太一宫了,有些魔道宗门也去了,要是宫主没有闭关,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去。”
  “仙网真的有他们说的那么神奇吗?我也想试试……”
  “别想了,想也没有,咱们这里离太一宫太远了,就算买到玉符也没有信号。”
  殿外桃花灼灼,几个胸大腰细的极乐宫女修正在讨论最近的热门话题,年轻的面容在光下熠熠生辉,像初春的桃花,正在枝头盛放。
  宜乐看着身侧女子的脸,仔细凝望。
  现在还没到最后一刻,不能把她唤醒。
  ……
  在无数宗门的期盼中,道战终于来临。
  “感谢诸位道友莅临我太一宫,诸位远道而来,一路劳累,些许礼物,不成敬意。”
  没有闭关的太上长老们以剑意演化出一场云雨,从半空中落下,被阳光折射出金光,在落到伸手去接的修士们手上。小小的一粒雨珠中凝结着高修为修士的剑意,可以参悟,可以炼化,关键时刻还能丢出去保命,不算很逆天,但数目很多,特别适合前来参加道战的晚辈。
  “多谢前辈。”
  “客气了客气了。”
  一番客套话之后,司青颜跟在沈阑身后,姗姗来迟。
  无数双眼睛把视线投向了司青颜。
  啊!司长老出来了!
  司长老看起来精神不太好,果然我们没有猜错,太一宫这群糟老头子坏得很,司长老真的受伤了还不告诉我们!看他的脸,多苍白啊,一丝血色都没有,简直心痛到窒息。
  “沈阑见过诸位道友。”
  “这是我太一宫器峰副峰主司青颜,也是我的同门师弟。”
  沈阑携司青颜与众多宗门里的宾客见礼。
  大家表面上是在微笑,背地里却暗骂沈阑这老狐狸下手快。明明不久前还是半道加入的普通长老,现在就成了同门师弟,真是狡猾至极!半点好处都不让人捞到!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