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四人气质不同, 叶扶风在其中竟也显得平平无奇。灵月一会儿看看这个, 一会儿看看那个,感觉自己两只眼睛有些不够用了。
  也许是看叶扶风看久了,不觉得如何惊艳,他只是气质清冽, 剑骨峻峭, 未经太多险恶,仍留有一份干净天真的少年气,这种人很容易看穿,只要自身形象正面,很容易接近他, 想到这里, 灵月突然觉得他有点没趣。
  另外三个人,一白衣, 风骨嶙峋, 与叶扶风如出一辙冷峻锋锐, 却有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当权者气质, 同为皇族, 灵月很清楚, 他一定是长时间拥有极大的权利,生杀予夺尽在掌中,才能养这样的气势。容貌也是极为俊秀, 精致无双, 宜男宜女, 但很少有人会觉得,拥有这样出众气质的人会是女子。说起女子,总是与柔、婉、媚、娇沾边,这个人一丁点妧媚之气都没有,如刀锋般冷硬,似乎无人能令他折腰。
  灵月心中更喜欢这样的,不由得多看了几眼。
  至于另一位青衣男子,虽然也很不错,但过于出尘。他仿佛是来探访红尘的谪仙,万物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,如同尘灰,骤然接近,不可能占据他心中分毫位置。双眸清而远,似乎能窥见其中浩大的星河生灭,以及幽暗深渊里静谧翻涌的潮汐。他并非叶扶风那种单纯之人,而是一种历经风雨后的疏冷,仿佛无人能令他动容,对整个世界都是一种旁观者的态度,看似温和有礼,实则最难接近。灵月之前见过他一次,那时情境很尴尬,她与萧焱就在树下,而这个人与叶扶风呆在树洞里。也许能与他关系处得不错,遇到困难时,他也会伸出援助之手,但他对别人同样如此,不可能对谁贡献出完整的爱。
  大祭司总爱穿黑衣,似乎对黑色有什么偏好,最近没有再戴面具,脸上的字也没有了,看起来完美无缺,像一块美玉。但他体内有两个灵魂,白天的大祭司有点儿孩子气,还有些迷糊,晚上的大祭司就非常高傲,其实征服这两种性格的人,难度也不大,但大祭司活的时间太长了,不会再为谁动心,可以做待选之人。至于最想接近的,一是那个比叶扶风更加复杂、成熟的弟子,二是那青衣男子。叶扶风和大祭司暂居第二阶梯就好。
  灵月默默在心中打算好,露出一个浅淡的笑。
  如今她的五官虽然精致,但是一种清澈无害的长相,与属于灵月那张脸很不同,经历过一系列事情,她那种柔弱可怜的气质已经彻底消失了,看起来清如檐上雨,淡如湖中烟。
  “恭喜。”叶扶风率先打了个招呼,然后等待宗门里的其他长老过来。
  虽然这个女修长得和灵月并不像,但叶扶风直觉很敏锐。他向来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,特别是在不好的事情上。灵月也没有带给他太大的伤害,但是心里很慌。不止是被欺骗、被陷害,被宜欢暗算前,他从来没想到世界上会有无缘无故下毒手的坏人,但遇见了也就遇见了,自认倒霉,看见灵月一次又一次显露出新的一面后,他震惊了,渐渐觉得世界很不真实,在你眼中很好的人,不一定是真的好,从此再难恢复到那种全心全意相信人的状态。这世间只有手中的剑可以完全信任。
  很快,几个闲适的长老就过来了。
  一个爬上绝岭的弟子,还不值得全员出动。
  太一宫收弟子又不是看他的忍痛能力。绝岭只是为有求仙问道执念者,提供一个机会。
  “有没有想收徒的?”一个长老问。
  其他长老互相张望,发现是之前那个在心境历练里脑子不正常的女修,都有点害怕。虽然他们不排斥弟子有个人爱好,但是,个人爱好影响到别人,就很不好。万一这个女修毁了其他无辜弟子怎么办?
  特别是叶扶风已经被灵月伤害过一次,他能承受住,性情没偏移已是难得,其他弟子不一定经得住这种折腾。
  长老们都凝滞不动。
  灵月身前刮过一阵凉风,心中凉凉。
  一般爬过绝岭的弟子都会被长老收为弟子。如果没有长老肯收,就会自动成为外门弟子。
  可惜她没有参加剑道资质考核。
  如今她觉得自己对于剑道的理解已经更上一层楼了。如果参加,至少也能得个上等,甚至能得绝佳。虽然比不上叶扶风的万古无双,但在太一宫也很不错了。
  一想到心性考验,灵月就非常后悔。早知道应该谨慎一些,那一关过了,哪用得上这么麻烦。
  灵月垂头,在心里借下详细的计划,天无绝人之路,外门弟子又如何,路都是人走出来的!
  “那我收下吧。”萧淇已经站在边上看了一会儿。他想起自己那个生死未卜、下落不明的徒儿,就生出一些怜意。虽然灵月已经被逐出宗门,在萧淇心里,依然是那个可爱的小姑娘,只是因为年少心性不定,犯了大错而已。要是能找到,也好照拂一二。但她与天机阁的白九关系匪浅,就算被逐出西泽国,境遇也不会太差。
  现在他眼前又出现了一个长歪的女修。
  萧淇想到太上长老的话,决定这一次要好好尽到师父的责任,让她知道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错的。既然能爬过绝岭,资质总归不会太差。外门弟子过于自由,要是让她这个性子继续发展下去,不是被杀,就是入魔门。
  灵月眼眶微湿。
  她不敢抬头看师父。
  萧淇对她就像父亲对女儿一样溺爱,他素淡而温和,平时痴迷琴道,热爱音律,与世无争,却因为自己被太一宫责罚。听说师父受了十剑,还是沈宫主亲自动手,一定很痛吧。
  他也同样优秀,但灵月心中始终持有敬意。从未生出亵渎之意。
  她不恨沈宫主,也不恨叶扶风,只恨自己手段低微,得不到想要的,只会拖累旁人。
  “弟子拜见师父。”
  灵月乖巧跪下,磕了三个响头。
  “勤勉学道,不可懈怠。”萧淇态度温和,扶她起来,这事便算成了。
  灵月如今换了个名字,叫萧柔。
  萧是随师父的姓,柔是白九取的名字。
  以柔克刚,无往不胜。
  这一次,她不会再失败了。
  其他人纷纷掏了些礼物,偶尔传音给萧淇,表示萧师弟辛苦了,以后得费心,萧师弟为宗门作的牺牲大家都看在眼里等等。
  “随为师回峰吧。”萧淇脸色平淡,对这个新弟子不算和蔼。
  按太上长老说的来做,就当萧柔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,不区别对待,让她向其他正常弟子学习。
  灵月心中失落,一一与其他弟子行礼后,跟在萧淇身后离开。
  她忍不住转头看叶扶风,他面无表情,眼中似有警告之意,灵月一惊,慌忙移开视线,正好对上四人中,她唯一不知道身份也不知道姓名的人,那人修长的手指抚上白鹤的弧度优美的翅膀,似乎在给它顺毛,光下,手指有种玉质的半透明感,灵月有些沦陷了。
  “不要这样盯着别人不放,很是不敬。”
  萧淇冰冷的声音传来。
  灵月低头认错,表示下次绝不再犯。
  她想问那个为鹤梳理羽毛的人是谁,顾忌自己第一天拜师,没敢问出口。
  “你随为师住在灵空峰内,白天与新入门的外门弟子一起上课,晚上回来。”
  “为师见你资质不凡,特意为你挑选了宗内最强的练体功法,早晚都要坚持修炼,不可懈怠。”
  萧淇说话时有种公事公办的冷漠,灵月心中酸楚,面上乖巧应下。
  师父应该很失望,很难过。
  不管他态度怎么样,都是自己作的孽。
  看着萧淇有些孤寂的背影,灵月忍不住问道:
  “师父,你还有其他弟子吗?徒儿想结识一番。”
  “没有。”萧淇加快了脚步。
  灵月看着萧淇留下的玉简,探入神识,瞬间惊愕。
  竟然是《金刚锻体功》!
  这虽然太一宫有名的锻体功法,但是,修炼这个功法的过程太痛苦了!第一层是石锻,第二层是铁锻,第三层是金锻,第四层是玉锻……共有九层,练完后就有金刚体,刀枪不入、水火不侵。第一层时,需要用坚硬的巨石反复捶打自己,然后在这个捶打的过程中吸收巨石中的精气,后续同样如此。修炼这个功法的弟子都有结实的肌肉,高大的身材,寻常入门者都有两米高,虽然威猛狂霸,但没有女弟子会修炼。
  是不是师父给错功法了!
  灵月想去问问,但是,萧淇回了他的洞府,她并没有出入的权限,想见他一面极难。
  灵月只好试探性的留了玉简,小心翼翼问,有没有其他练体功法,她感觉这个太难了,不太适合自己。
  “限你一月之内入门,否则逐出师门。”
  “此功法虽然会短时期内改变体型,但金丹期时,可以变回原本样貌,体质、底蕴会大幅度提高。”
  “你去外门弟子那里也不错,为师常年闭关,怕是教不了你什么。”
  萧淇语气极度冷漠。
  灵月从没想过他会有这样不近人情的时候。
  难道要错失这个机会吗?
  那以后再也不能成为师父的徒弟了吧。
  现在她已经筑基中期了。
  咬咬牙,修炼这该死的《金刚锻体功》也行,反正就几年光景,等她抓紧时间突破到金丹期,再找叶扶风他们也不迟。到时候变得更强了,机会也会更多。
  绝岭都爬过了,还有什么事情做不成!
  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  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  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虎吖灬德发 1个;
  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  米虫懒懒 30瓶;阿九、灵(/ω\) 10瓶;°、玉修罗修、鲜榨西瓜汁 1瓶;
  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