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金羽真人】优柔寡断。
  【静安仙子】不知你与你的道侣有没有孩子?
  【原野真君】没有孩子。
  【静安仙子】那你还喜欢她吗?
  【原野真君】说不喜欢那是假的……心里终究还有一点, 但是现在, 一看到她又有些厌恶,心痛难忍。
  叶扶风心中猛然一惊,这不和我一样吗?
  明明知道她不是一个好人,想起她的时候, 心中仍然会痛苦不堪, 不仅仅是喜欢,还有反感……以及一些复杂的情绪。
  青梅竹马,日日相伴。
  终究没法瞬间放下。
  【飘鸿仙子】如果你们和离,你会死吗?
  【原野真君】不会
  【霏颜真君】那你还在等什么?
  【原野真君】她要哭的……她一哭,我心都碎了。
  【飘鸿仙子】这有何难?我把你眼睛打爆, 再堵住耳朵, 你就不会受到影响了。
  【园光行者】阿弥陀佛,飘鸿施主, 慈悲为怀, 不如让我去度化原野道友吧!
  【霏颜真君】你们说的都不实用, 原野道友, 要不让我出马, 我让你再也见不到夫人, 也不会受她哭声干扰……
  叶扶风沉默不语。
  太可怕了。
  难道外面的修士都是这样的人吗?
  这也太恐怖了,与魔门修士有什么区别?
  霏颜真君是不是要杀掉原野真君的夫人?
  【原野真君】呸!
  【原野真君】再有下一次,我一定同她和离, 坚决不会再拖延了!
  【一叶知秋】一生二, 二生三, 三生万物
  司青颜差点笑出声,叶离真的是个鬼才!
  被绿这种事……只有零次和无数次。
  【该名称已被占用】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
  【霏颜真君】剑修小友说得是
  【金羽真人】然也
  随着此事告一段落,群里难得安静了一会儿。
  叶离抬头,“颜青丝”正在规规矩矩打坐修炼。
  殿内夜明珠散发出来的光芒明亮温润,虽然室内十分安静,但因为另一人的存在,冲淡了寂寥之感。这个人迟早也要离开西泽国,去更大的世界,他却不能离开西泽国,除非……
  叶离想去天机阁算卦,但总觉得天机阁那个狡猾的白毛狐狸会骗人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  灵月本来心情很糟,被萧焱、宜乐劝慰半天,又重新高兴起来了。
  大祭司……要是早一些遇见大祭司就好了。
  为什么天底下出众的男子这么多?
  她正在思考,突然被母亲传唤,连忙离开神宫。萧焱和宜乐要跟来,被她拒绝了。
  “你与叶扶风感情如何?”
  灵月心中一慌,但强自镇定下来,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。
  “扶风师兄一直很照顾我。”
  “你好好修炼,突破金丹期便与他完婚。此事虽然影响不大,但对你的名声并不好。我们西泽国不在意女子贞洁,只有祭天时才有特殊要求,但外界对女修总有颇多要求,你万不可堕了西泽国的名头。”
  “好!”灵月重重点头。
  “你回来做什么?你明知道西泽国有血咒,出去后再也不能回来,否则血咒发作,你再想离开就难了。”
  “母亲,我在上古战场契约了一只九尾灵狐,它受了很重的伤,只有得到扶桑树的精华才能恢复,而且它还让我回来参加祭礼,说有办法解决血咒。”灵月唤出灵兽空间里的九尾灵狐,任由母亲观看。
  这九尾灵狐通体雪白,身后仅有三尾,但气势不凡,眼神十分人性化,高傲冷漠,只有看灵月时才会柔和一些。
  九尾灵狐是上古异兽,修为越高,尾巴越多,三尾已经是金丹期的妖兽了。灵月只是筑基期,她是如何得到九尾灵狐青睐的?
  虽然灵月的母亲有诸多不解,但没有细问,只是提到另一件事:
  “你说的解决血咒的办法,是不是龙椅下那颗珠子?”
  “母亲,你怎么会知道?”灵月惊讶极了。
  小白说其他人都不知道的……
  “知道的人不多,但我是皇族嫡系,怎么会不知道呢……”
  “你想要那珠子没有问题,此事还要从长计议。”
  “母亲你待我真好。”灵月没想到母亲不责罚自己,还解决了血咒的后顾之忧,十分感动。
  “我只有你一个女儿,不对你好对谁好?”
  经过一番母慈女孝的感人场面,两人商定好偷珠子计划,并决定在祭天仪式那天行动。
  西泽国有许多擅长占卜的人,早早定好了日子。祭天当日,天气晴好,“神女”们打扮好,在众多白衣少女的带领下前往祭坛。这些白衣少女都是西泽国人,一心侍神,也将参加祭礼。
  每个神女都披散着长发,由女官用嫩绿的枝条为她们编发,只是稍加点缀,就显得一身装束天然而圣洁,十分符合神女的定位。
  司青颜也在其中。
  每个人都要佩戴明珠,他却发现宜欢颈间戴的那个气息与其他人的不同,似乎在掩饰什么。
  叶扶风在这方面的直觉非常敏锐,察觉有异,传音要与宜欢调换。
  宜欢本来打算拒绝,但是叶扶风大有不换就拔剑决斗的架势……她也不确定叶扶风敢不敢突然发疯,只得屈服。
  两人在广袖的掩饰下交换明珠,难免有些触碰。宜欢想到上一世,也是这只手,亲自把自己打入青玉藤中……脸色有些发白。
  “你认不认识青玉藤?”
  她突然问道。
  “……”叶扶风脸色不太好看。
  上次在禁地中被宜欢暗算,他这才对青玉藤印象深刻。本来打算讥讽两句,见宜欢表情不对,才认真说道:
  “你把我丢下去,我才知道那是什么。”
  “原来你在此之前,并不认识?”宜欢表情十分复杂。
  “我又不是炼丹师,不可能面面俱到,什么都认识。”叶扶风很无奈。
  “我们把珠子换回来吧。有人针对我,这件事与你无关。”宜欢深吸一口气,愈发觉得无法面对叶扶风。
  原来他竟然不认识……竟然是这样。
  如果他知道那片藤海是什么地方……一定不会把我推下去。
  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回来……我在这里,她们总不敢过分行事。”叶扶风一想起西泽国的血咒,就觉得头大。
  “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很傻?”宜欢见他执意要为她挡麻烦,就没有强.要。
  “人人都夸我是剑道天才。”叶扶风瞥了她一眼。
  突然想到宜欢也是金丹期修为,而且她还要小两岁……
  “看什么看,把头转回去。”宜欢冷斥道。
  “谁稀罕。”叶扶风刚把头转回去,顿时意识到这岂不是在按她的话来做?但他又觉得自己耍嘴皮子斗不过宜欢,不再同她讲话。
  白天是叶桑在线,他在外人前能不讲话就不讲话,气息幽深,气势不凡,看上去神秘而威严。
  “祭天仪式开始!”
  叶桑宣布后,许多穿着白色长袍的少女捧着花盏,恭恭敬敬跪好,为神女让出五条路。
  司青颜、宜欢、灵月、萧焱、宜乐身着华丽白袍,分别从五个不同的方向走上祭坛。虽然灵月不主祭,依然是神女。
  叶扶风穿着一身金袍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凭空出现,慢悠悠落进祭坛最中央。剩下五个人环绕着他,各自盘坐在祭坛一角。
  鼓乐声自四面八方响起,叶扶风手腕上缀着金铃,猛然摇腕,铃声悠然,似是穿过了无数时空。另一手击出长袖,凌厉的破空声听得人心头发寒。
  这他妈是跳舞?
  感觉剑气都要扎进眼睛了……
  西泽国这是哪里找出来的女剑修……
  有头卷发,难道是异族女修?
  水袖击出时携着金色流光,打在祭坛上,当即地面便出现了复杂的金色纹路,大约是某种阵法的一部分。
  叶扶风跳舞也像练剑,美感倒是有,就是很凌厉。修为不高的人看他跳舞只觉得眼睛疼,似乎要被金光刺瞎了。倒是一些能看清的纷纷赞扬叶扶风跳得好,学会了这一手,跳舞也能轻易夺人性命。
  随着水袖击打在祭坛四处,金色巨型阵法渐渐亮起。
  叶扶风体力很好,独自跳了一个时辰。
  叶桑本来还嫌主祭跳舞不好看,现在也不嫌弃了,能把这舞跳完就很不错了。
  叶扶风纵身一跃,手中水袖化作无数金色光点,如莹火般飘落在四处,金光大盛阵法终于彻底被激活了。
  白袍少女们开始吟唱史诗般的祭神曲。
  那是一种古老生涩的语言,非常沉重。
  但在场的人却能听懂她们唱的是什么——
  在遥远的历史长河里,有一个名为西泽的国家。
  那时人们歧视女人,将女人视作牲畜牛马。
  皇族中的公主、天资出众的桑离,抛弃了她的名字,抛弃了她的珍宝,抛弃了她的爱人。
  她伪装成男子,继承皇位,成为无上修士,将西泽变成女子的乐土。
  她迎娶五位皇夫,她让世间所有人看见,女人也能和男人一样。
  恶人痛恨女人崛起,他们离间女神与皇夫深厚的爱情,皇夫发起叛乱,女神逝去。
  光辉永远照耀西泽,女神永远钟爱西泽……
  第一次听的人都觉得很震撼,然而叶桑已经听了无数遍,心情平淡,还有些麻木。
  很快,阵法真实效用展现出来了——
  虚空中亮起一棵巨树。
  金色的枝叶,树冠很高,直入云霄。
  树上飞出无数金色光点,融入祭坛上的阵法中。
  随即这光点反哺进阵法中的每一个人身上。
  西泽国的人尤其多,其他人身上稍微少一些。
  司青颜所穿的白袍外也吸附了不少光点,他炼化了一点,发现这是植物最根本的精元,蕴含着浓郁的生机,就和青玉藤结出的生命精华一样。而且这光点还有治愈灵魂的特殊效用。一般这种情况,只有植物属性的妖修兵解才会出现。那棵扶桑树明显没有兵解。
  那就是阵法的作用了。
  司青颜神识顺着阵法延伸,一直蔓延到深处,直接触碰到了那棵金色的扶桑树。
  他很小心,怕扶桑树会反击,然而并没有。
  扶桑树的树灵似乎很和善,很害羞。
  边上的叶桑脸色微红。
  青丝妹妹在触碰我的真灵呢……
  反正是要被阵法榨.干,不如都便宜了青丝妹妹吧!
  自树上落下的光点,全飘向司青颜。
  不少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。
  难道这个人是女神的私生女吗?过分!
  除此之外,灵月、宜欢、叶扶风附近的光点也有很多,前两个是西泽皇族的血脉,后一个是主祭,这还算正常。
  再看司青颜就太让人嫉妒了。
  或许是叶桑在主导?叶桑是扶桑树的树灵?
  被偏爱的司青颜默默在心中猜测,同时也非常不客气的开始席卷周围的金色光点。
  先修补灵魂,要是叶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……等等,叶桑好像有。
  这个阵法将叶桑束缚在西泽国,每当叶桑修为达到顶端的时候,就把叶桑的修为剥离出来,化成纯粹的生命精元,融到阵法中,馈赠给拥有西泽国血脉的人。除了皇族,其他普通人也能得到不少好处,比如寿命会多几十年,顽疾尽去等等。
  要是把叶桑救出来,岂不是随身携带着一个大补丸!
  司青颜想到这里,更加用心的观察阵法。
  “颜小友,你在做什么?”叶桑好奇问道。
  “你是不是被困在这里?”司青颜问。
  “是啊……除了自爆之外,没有任何好办法。”叶桑有些低落。
  自爆损伤太大了,万一无法复原,或者被人趁机暗算,那就完了。一直困在这里,耗尽寿元也很痛苦。
  “有没有详细的阵图,我看能不能把你救出去。”
  司青颜原来研究过类似的阵法,他当时就选择了自爆,也许这次能找出更好的办法。
  “好。”叶桑心里暖暖的。
  青丝妹妹真是太好了!
  果然青丝妹妹会救我出去!
  好东西全给她!全给她!
  蹲在灵兽空间里的九尾灵狐感觉这次得到的远远不如预期,魂魄离体,直接来到扶桑树下,化成一个白发蓝眸的俊美男子。
  “叶桑,做个交易如何?”
  叶桑正打算问什么交易,树身上陡然出现一双冷漠的眼睛。
  “叶离?”九尾狐疑惑问道。
  叶离并没有回答。
  只是抬脚,狠狠踹飞了九尾狐。
  反正我已经找到了能摘下面具的人,这臭狐狸还想占我便宜?想得美!
  “艹!”
  九尾狐的魂魄被踹回身体,狠狠骂了一句。
  该死的树精!
  等本座重回巅峰,定要砍了你!
  司青颜回忆着刚刚那一幕,巨树陡然从土地把树根拔出来踹狐狸……那脚有点大。
  “你与我是同族?”叶离白天难得出来一回,把叶桑压制得死死的。
  “嗯。”司青颜看着这棵苍天大树…陷入沉思。
  至少也有万年树龄了吧。
  “那你本体是什么?”叶离有些好奇。他至今都看不穿命定之人外围的那层迷雾。
  叶桑却在心里想,青丝妹妹这么好……是不是一朵小花?是什么品种的花?还是和我一样,也是树?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