种族跨得太远, 司青颜并不能成功与这只猪沟通。或许是因为它只是一只普通品种的猪,只是壮硕了一些而已。
  司青颜有一百种方式弄死这头猪,但他不能。
  老母猪疯狂往上蹿,试图吃到菜叶子。
  司青颜左右闪避, 躲开老母猪拱来的鼻子,但是端木临也并没有那么好的运气。
  他眼睁睁看着老母猪的两个大鼻孔喘着粗气,离他越来越近……
  糟了!比喂猪更糟糕的事, 是要被猪拱了!
  司青颜飞身而起,一个侧踢,用鞋底把老母猪的鼻子挡住。
  端木临也怕司青颜顶不住,就在司青颜背后抵着, 给他增加筹码。
  “司哥坚持住!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司青颜一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。这就是传说中腹背受敌的感觉?
  我为什么要选喂猪?
  为什么要去抵猪的鼻子……
  “喵!”
  门口那只肥猫似乎睡饱了, 扭着性感而高傲的猫步,投来一个鄙视的眼神。
  “咳咳……”
  老人睡醒,眼睛一花, 他看到了什么?
  过来帮忙喂猪的两个俊小伙, 似乎在和家里那只黑猪角力,一方拼命往前拱,另一方用鞋底拦着, 看起来竟有些势均力敌的意思。
  司青颜感觉猪在渐渐变暴躁,怕场面失控, 悄悄的用一丝杀气去压制老母猪。世间绝大部分生灵在面对死亡的时候, 都有本能的恐惧感, 然后就会乖巧臣服下来。
  不到万不得已, 他也不想这样作弊。
  “啊啊啊啊啊!”
  老母猪开始疯狂尖叫。
  那大概是一种濒临死亡的叫声。
  凄厉,尖锐。
  这就是传说中……杀猪般的声音。这种感觉太真实了。因为它真的很害怕被杀,它感觉自己要被杀掉了,竭尽全力,拼命嚎叫。
  这是生命最后的哀嚎,在死亡阴影笼罩下的老母猪,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高音。
  司青颜还提着菜蓝子,不能捂耳朵。
  他有点崩溃。
  甚至想说点什么……
  为森莫……它会叫的这么大声?
  端木临也捂住耳朵,感觉自己这两天胆都要被吓破了。
  “它吃人吗?”
  “救命!”
  “救命!”
  “啊啊啊啊啊!”
  端木临也捂住耳朵,开始大声求救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很快这边就围了一大堆工作人员。
  “噜噜噜噜噜噜……”老人颤巍巍的从躺椅上下来,在大竹扫帚里抽了一根竹条,在猪屁股上抽了几下。
  “噜噜噜……”
  老人发出赶猪的声音。
  也许是老人让它感到安慰,它没有再发出叫声,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就回了猪笼。其他小猪也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被赶了回去。
  猪笼门重新被加固,看起来坚不可摧。
  端木临也依然没有多少安全感。他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体型这么大的动物,即使是在动物园里,他和那些猛兽之间也隔着高高的围栏和铁笼。
  “这个综艺太可怕了。”
  端木临也看起来有点狼狈,鞋跑掉了一只,白袜子光脚踩在地上,脚踝处还有两个红字——发财。
  “以后我就算饿死,从这里跳下去,也不会再来参加这个综艺了。”
  端木临也心有余悸,找到自己被猪踩扁的鞋,眼中露出一丝苦涩。
  猪圈里并不算很干净,猪蹄底下踩了什么,很容易想到……然后那粗壮猪蹄又踩进了端木临也昂贵的鞋子,里外都糊了不少。
  “唉,他妈的,他妈的……”
  端木临也坐在竹椅上,那只没穿鞋的脚被放在膝盖上,勉勉强强算是一个二郎腿。
  “送……*&@&……”
  老人从房里拿出一双崭新的解放鞋。
  那是一双干净的军绿色解放鞋。
  天生散发着一种莽撞而原始的气息。
  端木临也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的鞋。
  “老爷爷说,这是他孙子的鞋,没有穿过,看你能不能穿。”
  在语言不通的必要时刻,节目组有工作人员充当翻译。
  端木临也有些迟疑,这种鞋穿着会舒服吗?这么土……
  “要不你穿我的,我穿这个?”司青颜低声问道。
  “不了,我突然觉得这个颜色还挺好看的。”端木临也实在不想穿沾了猪屎的鞋,慢慢换上了一双军绿色的解放鞋。
  这双鞋稍微有一点松。
  端木临也系紧鞋带,感觉不会发生那种走一步鞋就掉的悲剧,默默松了口气。
  “爷爷,我到时候再给你的孙子买一双一样的。”
  端木临也继续托工作人员当翻译。
  “好。”工作人员悄悄使了一个眼色,示意端木临也不要再提孙子。
  换上新鞋的端木临也似乎被激发出了活力,或者说他并不愿意再待在这个地方,开始疯狂干活,依然是司青颜用大灶烧火,然后把剁好的蔬菜倒进大锅里,加上糠、剩饭、水,一锅混煮。
  其实也就是前期准备工作比较麻烦,真正倒进大锅之后,只需要盖上锅盖,偶尔搅拌一番,差不多就成了。
  司青颜和端木临也轮流在灶口添柴,很快锅中就传来了五谷杂粮蔬菜混合成的复杂香气。
  “虽然我知道它的味道肯定不怎么样,但我竟然觉得它该死的香。”
  端木临也其实是饿了。
  早晨没怎么吃饱,又这么折腾了一天。
  “克制一下。”
  司青颜从口袋里掏出一袋干脆面,掰成两半,和端木临也分着吃了。
  “司哥,你怎么想到带这个?”端木临也很困惑。
  “出来的时候随手揣兜里,然后忘了。”司青颜还有好多零食没来得及吃,有些遗憾。
  “我现在感觉更饿了。”
  端木临也托着下巴,看着锅盖边缘冒出的白气,脑子里全是猪肉的各种做法。
  “回去了再吃,要是你真的想尝一口的话,我会为你保密的。”
  司青颜虽然也很饿,但是对猪食并没有兴趣。
  “嗨,别说了。”
  端木临也不再看大锅,老人送来了两块巴掌长的糍粑。
  煮熟的糯米用石舀打成软乎乎的白糊,用布塑成一个大圆饼,再让它阴干,等它彻底变硬之后,再切块存放,泡进水里能存放很长时间。
  这是先人的智慧。
  端木临也还是第一次吃。
  糍粑搁在火钳上,伸进灶台里,在烧红的炭火边烤一会儿,很快就变软了。舀一勺白糖或者是红糖,放在糍粑中间,把它夹起来,入口后瞬间给人一种强烈的满足感。比起米饭、粥,它要更难消化一些,换一种说法,它更能抗饿。
  吃完这一块小小的糍粑,他们俩都不觉得饿了。
  猪食已经煮熟,端木临也用大瓢舀进猪食桶里,然后由司青颜提着,倒进猪圈。
  怕猪被烫坏,他们还特意晾凉了一会儿,坐视里面的猪被香气诱惑的欲罢不能,却吃不到。
  先前被吓坏的老母猪,一闻到猪食的香气,毫无芥蒂的开始埋头苦吃,其他小猪围在它边上,挤成一团,端木临也见它们吃得这么香,不再记仇。
  喂完这份猪食,端木临也往石槽里倒了一些清水。以前他唱破音之后,嗓子不舒服都会喝点水,今天猪也叫得那么卖力,应该多喝点水,补充水分。
  他们把用过的工具清理干净,与老人道别之后,离开了陈大婶的家。
  “恭喜你们,你们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的小组,或者明天比赛的优先选择权。”
  工作人员对司青颜、端木临也老人的表现大加赞许,然后说了一些关于老人的事。
  那位老人把解放鞋送给了端木临也,当时端木临也身上没有什么可以送的,就说下次再来看他,老人非常高兴。
  他的独子生重病死了,唯一的孙儿参军,英勇牺牲。那双鞋是他为孙儿买的,可惜等了许久,只等来骨灰坛。
  “我得空了一定会去看他的。”
  端木临也心肠非常软,泪眼汪汪。
  司青颜拍了拍他的肩膀,算是无声的安慰。
  “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今天经历的事情非常多,今天的我已经和昨天的我不同了。”
  “是啊,比昨天又多了几套卷子没写。”
  司青颜随之附和。
  端木临也登时沉默。
  两人身后跟着一堆扛摄像头的工作人员,走在回去的山路上,心中意外的充实。
  “啊啊啊啊牛啊,你什么时候才能吃饱……”
  林苏苏痛苦的声音传来。
  几人遇到的时候,发现大家看起来都很狼狈。
  司青颜稍微好一些,出来时洗过脸,衣服难免被弄脏了一点。
  端木临也头发乱糟糟的,脚上一双解放鞋,看起来不伦不类,非常滑稽。
  林苏苏和魏姐两人手中各自牵了一头大水牛,正在埋头啃草,看起来远远没有达到吃饱的标准。
  她们俩都戴着那种最普遍的、十元一个的草帽,满头大汗,还被蚊子叮了几个包。
  “什么程度他们才算吃饱啊……”
  魏姐和林苏苏都有些麻木。
  庄稼不能吃,菜园子不能吃,别人种的树也不能吃。野草就那么点,想来平时也放过牛了,只剩一层草根,根本就填不饱牛的肚子。
  “我们来的时候发现小溪边有一片草地长得挺好的,你可以过去看看。”
  司青颜提议道。
  “我们不太认识路……”
  林苏苏很怕走丢,或者走错方向。
  “那我带你们去,不介意把牛给我坐一会儿吧?”司青颜轻车熟路坐上了牛背。
  水牛性情温驯,并没有拒绝他。或许是这个时候的司青颜没有什么敌意,非常放松,非常贴近自然。
  端木临也想试试,但是他不敢。
  水牛的犄角,让他有些胆寒。
  内心蠢蠢欲动的他还是跟在了司青颜后面。
  瘦宅羡慕的眼神。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