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还在上学吗?”秦思妤好奇问道。
  “休学好几年了, 几乎没什么基础, 不过学得很快,他不是人,我感觉他的脑子顶我十个。”秦朝时不得不承认司青颜机智过人……偶尔司青颜忙不过来的时候,秦朝时会帮司青颜对答案。司青颜的答题习惯很好, 把步骤、思路整整齐齐写在草稿纸上, 字迹漂亮得不像话,正确率又高得可怕,令人窒息。
  “那就是在准备明年的高考,你可以问问他想去哪个高中,要是没有想好, 你就向他推荐景盛高中嘛, 只要他有本事,爸爸说一声, 他就能进去了。”
  “你就趁这个机会, 把他带回家吃饭。”
  秦思妤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好主意。
  “怎么能去景盛呢……也行……到时候我再问问。”秦朝时心里有点酸了。
  景盛是一所教学质量特别好的私立高中, 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一个入学名额挤破头。
  当时秦朝时进去的时候, 用的理由是武术特长。
  差点没把秦继宗气死……
  “好了, 我再去看看他, 今天晚上还要回学校呢。”
  秦思妤此时对司青颜非常有兴趣,秦朝时眼高于顶,很少会去称赞别人。秦朝时对孔墨的评价是一般, 孔玉是不像样。不知道被他觉得不错的人, 性格是什么类型的, 高冷冰山还是战斗狂魔?
  “行,你可别早恋,我先走了。”秦朝时其实也不怎么担心这个问题。
  司青颜是个莫得感情的学习狂魔。
  从小追秦思妤的女孩子数不胜数……
  两人完全不在一个次元。
  秦朝时放心得很。
  “记得结账啊!”秦朝时拍拍秦思妤的肩膀,潇洒离开。
  “你……”
  秦思妤本来以为这杯牛奶是秦朝时用他赚的辛苦钱买的,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!果然他的本质属性不会轻易改变!
  秦思妤这次为了碰司青颜,特意等在长廊外,见木窗外绿竹青苍如玉,掏出手机拍了张风景照。这里的建筑仿古而建,为了上镜,极尽美观,整体风格大气又漂亮。
  她左右调整角度,突然发现镜头中缓缓走来一个人。
  没多久才见过他,却不像现在这样深刻。
  他一身白衣,广袖被长廊中的穿堂风吹出肆意弧度。即使取了假发,头发还是有些长,顶着一个散乱的小道士头,眉目清朗深刻,目光淡漠,行走时白衣出尘,如谪仙临尘。
  这样不食人间烟火,仍有一身独特的少年意气。
  好像没有什么能叫他低头。
  身后的景色都模糊远去,秦思妤只看见他越走越近,手指落在拍摄键上,一连拍了几十张。
  糟了!要开始追星了!
  “你好,我是秦思妤。”
  秦思妤主动对司青颜伸手。
  “买早餐。”司青颜下意识从袖子里抽了张二十放在秦思妤手里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。
  司青颜一眼就看出来了秦思妤和秦朝时的关系。
  兄妹俩长得挺像,但是气质天差地别,不对照着看,很难发现这两人眉眼上的相似。
  每天司青颜都会这么给秦朝时,然后秦朝时拿去买两份早餐,两人一人一份。
  看秦思妤呆呆的坐在那里,司青颜感觉她瞬间和秦朝时重合了……
  趁秦思妤没反应过来,司青颜快步离开。
  溜了溜了!
  一位面无表情的冷酷路人悄然路过!
  没多久江天浩也从这里经过,可能是看到了这一幕,脸上带着安慰的笑容,正打算说话,秦思妤看也没看他一眼,径自离开。
  她实在不喜欢这种人,目的性太强,眼神炙热,令人不适。
  多说一句都是浪费时间。
  不过司青颜是怎么肥事???
  一定是秦朝时把人带坏了……
  秦思妤毫无疑问把锅扣在了秦朝时头上。
  司青颜回去后在研究剧本。
  他的戏份到这里也快结束了。
  等拍完顾临仙身死的结局,就能退场,准备配音。
  本来有人专门负责为神医配音,但纪导演觉得那个cv声音和司青颜的脸有些违和,决定让司青颜自己配。
  慕锦时失忆后,顾临仙见她有天资,就把她留在医仙谷当传人培养。
  她懵懂不知世事,全心全意信任他。
  日出采药,问诊,日落归家,细数一天琐碎,日子充实而平和。
  原以为二人能在谷中.共度余生,但她还是跟随前来寻找的刺客离开了。
  即使刺客百般呵护,慕锦时依然在与刺客拜堂成亲那一日想起来了全部记忆……经过一番虐恋情深,最后她代魏无忌饮下毒酒,生命垂危之时,顾临仙将体内能解百毒、延寿续命的金玉琉璃蛊移到了她体内。
  作为代价,他只剩三月寿命。
  一叶孤舟,独自离京。
  后来慕锦时生的第一个女儿,取名魏留仙。
  “想好怎么演了吗?”秦朝时见司青颜在沉思,小心翼翼凑过去。
  要不明天再说高中的事,以免把他的思路打断。
  “想好了。”司青颜感觉自己的演技真的很不错。演技就是要让别人脑补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……这个,他很擅长。
  “假如你是顾临仙,面对剧里的抉择,你会怎么选择?”秦朝时问道。
  “我能把慕锦时治好,然后回医仙谷,收几个有天赋的弟子,再把事情都交给他们做……”
  司青颜随便想想就能找出一百种解决办法。身中剧毒,完全不是问题。
  话说这慕锦时也是真倒霉,中了多少次毒了……
  不是失忆就是坠崖落水,太惨了,没眼看。
  “假如你治不好呢?”秦朝时有点头大,总感觉司青颜的重点不对。
  “我怎么可能治不好?”司青颜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秦朝时,勉强补充了一句,
  “那我再找一只蛊虫出来,或者用其他蛊虫给她续命。”
  “顾临仙这个人,很悲观,喜欢慕锦时却不主动追求,舍命的时候倒很爽快。或许是他不爱那个世界,也不愿意活着。”
  “作为名扬天下的神医,一定有很多麻烦事。”
  司青颜认真为秦朝时分析。
  “是啊,想想就头大……”秦朝时感觉司青颜说的很有道理。
  “你为什么不这样想,他是因为深爱慕锦时才牺牲自己的性命,把蛊虫转移给慕锦时。”秦朝时觉得这才是正常言情男配的脑回路。
  “没太看出来。”司青颜觉得顾临仙那种程度还不算深爱,最多只能说是动心,又因为种种原因止步。
  “顾临仙是一个完美主义者。他喜欢的是某一刻的慕锦时,不是完整的慕锦时。”
  “具体原因就不与你分析了,多看几遍原著,就能看出来。”
  司青颜合上剧本,再次捧出砖头一样沉重的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》。只要我刷的题足够多,我就能突破高中生的瓶颈,成为一名传说中的大学生!
  秦朝时见司青颜如此努力,也翻出那本被他翻来覆去看吐了的原著《穿越之美人倾天下》,回自己的房间看。
  或许是作者偏爱神医,这个角色是人设最完美的一个。
  顾临仙不属于人间,就像是仙人匆匆来,见过世间疾苦,又悄然离开。
  为了与司青颜说的话相印证,秦朝时眼珠子都盯凸了,最后他竟然从小说里看出另外一重意思——顾临仙忧心百姓疾苦,认为干出一番事业、改善了平民生活的穿越女慕锦时能让更多人过上好日子,才毅然把命换给了慕锦时……
  天啊,这是怎么样的一本小说!
  表面是一本玛丽苏言情小说,实际上却蕴含着这样深刻的家国大义!
  他当夜就给原作者打了个电话,表达了敬佩之情……
  “顾临仙这种关心天下民生的人真的太伟大了,我感觉他值得敬佩!”
  泪点很低的秦朝时语气很激动。
  “不,我没……”写小说的人是秦思妤的好朋友,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秦朝时打断,
  “不,你不要这么谦虚,我都懂。”
  秦朝时开始讲述他对国家、人名、改善现状的种种看法,对面正在泡脚的原作者感到一丝恐惧……
  夜还长。
  第二天司青颜化了一个略显苍白的妆容。
  ……
  王府近日药香不散,气氛十分低迷。
  王妃慕锦时有生命之危,随时会驾鹤西去。
  神医青衣墨发,神色一如既往淡然,似乎稳操胜券。
  “连累师父久矣,都是锦时不争气……”
  慕锦时躺在床上,形销骨立。神色却不见颓然,只因顾临仙多日滞留在此,十分愧疚。
  “你我之间,何来连累?”
  神医下手向来迅疾。
  银针如电,稳稳扎在慕锦时各处大穴上。
  她躺在床上,再不能动弹。
  顾临仙点燃一块血色的香料,在手腕上割了一个小口子,下方的白玉碗盛着他的血液,边缘渐渐凝起白雾。
  顾临仙幼时身中寒毒,多年来都靠金玉琉璃蛊续命。
  他的体温总比常人凉一些。
  若是离得近,还能感受到时有时无的寒意。
  “师父,你在做什么?”
  “治病。”顾临仙说话时总是很简洁。
  “这是什么方法,为何我不知道?”慕锦时心下有些惶恐,总有些不安。
  “你天资驽钝,不知道也正常。”顾临仙云淡风轻接住蛊虫,语气中还有一丝对慕锦时的嫌弃。
  “师父,我也想学。”慕锦时眼中满是渴望。
  “你总是什么都想学……但这一招是我的独门秘术,不能轻易传给他人。等你医术超过我的时候,我便为你破例一次。”顾临仙一如既往出尘绝世,将蛊虫送入慕锦时身体时,手腕在微微颤抖。
  “好。”慕锦时最信任师父,永远最信任师父。
  “你已无大碍,按照我写的方子吃上半个月,后续的药,你便自己开吧。”
  “京中太吵闹,我欲南下,明日便会离开王府。”
  顾临仙这次写的是一纸草书,若非慕锦时看多了他的笔迹,不一定能认出来这写的是什么。
  “师父保重……你什么时候有空了,就来看我,可以考练我的医术,也可以去京中有趣的地方游玩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顾临仙如来时一般,一袭白衣,悄然出京。
  他离去时,天色将亮。
  城外梧桐金黄,水清如镜,倒映出满江黄叶。
  此时他已提前披上了狐裘,唇色苍白如纸。多年压制的寒毒一朝爆发,冷入骨髓。
  他独坐舟中,倒满一杯已烫好的青梅酒,并未回望偌大的京城,沉默良久,默默饮尽杯中酒。
  烟雨蒙蒙,水中影渐渐模糊。
  小舟消失在江上的白雾中,自此,终了。
  司青颜出来后周围都是掌声,他点点头,去换衣服了。
  林苏苏眼眶微红,极力控制住情绪。
  一想到待慕锦时最好的师父逝去,悲痛之情,难以自抑。
  “苏苏,林苏苏,你控制一下情绪,过几天就杀青了。”
  纪导演看出林苏苏感情太投入,连忙把她叫醒。
  “我休息会儿。”
  林苏苏按住胸口,感觉心里痛得厉害,最后躲在边上哭。
  江天浩在陪她,没一会儿就把她逗笑了。
  “到时候我也要配音,不过那是剪辑完之后的事了,这几天我们可以先回家。”
  姬缘等在卸妆的司青颜边上。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“回去了做大餐庆祝一下。”姬缘再次说出司青颜最期待的内容。
  “对了,司青颜,你想过去高中上学吗?”秦朝时怕司青颜被姬缘带走,这样他将很难抓到机会,鼓起勇气把心中酝酿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。

章节目录

道系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洛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洛大王并收藏道系快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