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混账东西!你说的是什么话?大逆不道,要是让那些大臣知道了,你休想做皇帝。”
  “我说父皇,现在,你已经快不行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?你以为那些大臣还是你在位时的大臣吗?他们当中有一大半已经归顺我了,还有一小部分,因为心里不舒服撞死在了大殿上。另外还有你的兵部尚书耿直,不愿意交出兵权,还骂我,我一时没忍住,一剑把他赐死在了大殿上。”
  庆平皇帝咳出一口血,道:“你好狠的心,耿直可是最忠诚的人。”
  “那是对你忠诚,对我不忠诚的人都得死。”
  “那京城禁军统领叶向天呢?”
  “叶向天已经背叛了你。”
  “什么?他不会背叛朕的。”
  “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。叶向天的家人都被我控制住了,在这种情况下,他只有一种选择。那就是投靠我。”
  “你够狠!”
  “我够狠!我觉得我还不够狠。我这才哪儿到哪儿呀!跟父皇比起来,我差远了。”
  “你……逆子,竟敢这样和你的父皇说话。”
  “父皇,您消消气,你的瘟疫还很严重,万一气过头了,一口气上不来,那可就一命呜呼了。”
  “咳……咳……”庆平皇帝吐了一口血。
  “哎,舅舅,你看,我就说嘛,说这样的话,管用!我父皇现在是越听这样的话气断得就越快。”
  “逆子,既然你控制了整个京城,那你为何不把我杀了?”
  “杀了你?杀了你其实也并不是不可以,可是,我想看看你慢慢的死去,毕竟我不想背负弑君杀父的罪名。你若是明白人,就应该自杀,祸害你儿子。”
  庆平皇帝气得又吐了一口血,道:“老天无眼,竟然让我生了你这么一个混账儿子。”
  “爹,你不用这么怪苍天。这件事和苍天没有关系。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。”
  “这事,怎么能怪到朕的头上?”
  “有其父必有其子呀!爹,当年的事,你恐怕忘了吧?这幸朝的皇位不该是你的。”
  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  “我有没有胡说,你最清楚。我记得当年的太子是大皇子庆生太子,你是根本没有机会继承皇位的,可是你的手段比庆生太子狠辣得多。当我皇爷爷把庆生太子派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,你在皇宫内勾结你舅舅发动了宫廷政变,让皇爷爷染上了瘟疫,就像今天的情况一样,你派人下了一道圣旨,盖的是皇爷爷的玉玺,太子自杀了,你等皇爷爷病逝以后,就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皇位,我说的对不对呀,父皇?”
  “你……你这个逆子……”
  “咳……咳……”庆平皇帝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。
  “父皇,你别急呀!当年,皇爷爷也是这么说你的吧,皇爷爷那时候也是躺在龙塌上,得了和你一样的瘟疫,皇爷爷骂你的时候,你应该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应该说和我现在的样子很像。”
  “你就不怕得报应,你的儿子有一天也许也会学你。”
  “父皇,这就是你思虑不周了,如果我顺利当上了皇帝,那会把那些不能成为太子的儿子全部杀死,最后只剩太子。太子是未来储君,谁都知道,没有人跟他抢,他也没有理由造反。你说我这个办法怎么样?”
  “好极了!我在去年就应该把你给杀死。”
  “只是可惜,可惜呀,父皇,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。”
  “你母妃怎么样了?”
  “哦,对了,你不提我母妃,我对你还没有那么大的气,你一提我母妃,我就想掐死你。”
  “这是为何?”
  “你可知道我是谁的儿子?”
  “你当然是朕的儿子。”
  “不……不是,你说错了,我不是你的儿子。”
  “那你究竟是谁的儿子?”
  “我是前太子庆生的儿子。”
  “你母亲她……”
  “我母妃一直爱着庆生太子,他们在私下早就好上了,你和我母妃好之前,我母妃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了。”
  “那太医院的院长为何说你母亲是在朕临幸她以后才有的身孕?”
  “父皇,你当真以为那些人对你都那么的忠诚?你自己做得缺德事太多了,谁都看不过。你明知道我母妃最爱的人是庆生太子,可是你还把她给下药了……”
  “朕以为这辈子没有谁比我更狠了,没想到你比我还狠,朕终究还是瞎了眼。”
  “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?父皇,你是自己死还是等病发作死?”
  “朕不会自杀,除非你把朕杀了。”
  “父皇,孩儿是快登基做皇帝的人,离九五之尊也就是你一口气的距离了。孩儿自然得学皇上的样,说话要一言九鼎,君无戏言!”
  “痴心妄想!你以为你离九五之尊只有一点点距离吗?这一点点距离,也许就是十万八千里。”
  “父皇,我可不那么认为,如今,整个皇宫的兵权都在我的手中,谁敢反对,我立刻让他人头落地。至于京城外的势力,我已经控制了七成,剩下的三成,不足为惧!”
  “我相信赵明会来救朕的。”
  “赵明已经回来了,而且我舅舅苏步还去看过他,不过现在,他恐怕已经成为一具干尸了。”
  “朕不信,朕一个字都不信。”
  “你不信,没关系,我可以一点一点的说给你听。我从太子入京城说起吧!太子在今天下午来到了城门外,当时我让孙照带着一份圣旨去宣读,以通敌叛国的罪名把他给杀了,可是……可惜呀!”
  “通敌叛国?这样的罪名你也想得出来?我看通敌叛国的人是你吧?”
  “父皇这话说的在理。当年父皇给庆生太子下的圣旨里面也是那么说的。我的亲生父亲知道自己冤枉,也知道这是你的诡计,可是他依然选择了自杀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  “为什么?因为庆生太子根本就没有机会夺回皇位了,他心灰意冷,他知道这样活着对他是一种煎熬,他不想那样活着,所以选择了自杀。”
  “屁话,全是屁话,都是你这老东西的无端揣测,我告诉你庆平,我爹当年镇守边关,击退来犯强敌无数,手下心腹无数,能征善战的大将数不胜数,天下百姓的都非常爱戴我爹,只要他登高一呼,响应百万,要攻上京城,取你狗命也是易如反掌!”

章节目录

亿界淘宝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踏月留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踏月留芳并收藏亿界淘宝店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