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不觉中,韩潇已随方云天已奔至了山下。
  此时的韩潇已复得了五成的功力,他见方云天在一片林中停下了脚步,便即说道:“多谢方教主相救!韩潇感激不尽!”
  此时,天光渐亮。
  方云天盯着韩潇却是沉默不语。韩潇奇怪,心中在想,他为何这样盯着我看?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于是用手摸了摸脸,却又未觉有何异样之处。
  韩潇正自疑惑时,忽见方云天一掌打了过来!他不免一怔,不知他是何用意,眼见这一掌劈到,急忙闪开,同时瞥见对方腰间是个隐位,便一指点了过去。方云天手掌转而下劈,直切韩潇的手腕。韩潇见对方变招速度之快,实是生平从所未见!此时虽瞧见他右肩与左膝的隐位,却已不及变招。韩潇急中生智,眼见对方手掌斩落,便将手指向上,对准了方云天掌缘的穴位。
  只听方云天“嘿”了一声,当即变招,一掌击向韩潇的胸口。韩潇只觉与前招如出一辙,自己虽瞧见对方的隐位,可对手变招奇速,自己内力未复,加之方才失血过多,此刻已是气力不济,无法攻取对手隐位,只得将手指摆在胸前,指向了方云天掌中的太陵穴。不过,韩潇心知,就算方云天不变招式,以他惊世骇俗的神功,自己受伤之余亦无法封住他的穴道。
  可方云天好似未想与他比拼内力,见了此招又攻向他处。如此,方云天接连出掌,韩潇只守不攻,将手指摆在对方的穴位之前。方云天招式变幻莫测,掌速奇快,韩潇左臂有伤无法运使,只凭一只右手渐渐无法撑持,十余招后已是额头见汗。
  方云天发满二十招便忽而住了手,只听他说道:“你左臂有伤尚能接我二十招,当真难得。”
  韩潇这才知晓他原来是为试探自己的功夫,当下长长出了口气,说道:“方教主未用真力,否则韩潇早已输招。”
  只听方云天说道:“把手给我。”
  韩潇一怔,他知全身经脉的要处便在手腕,对敌之时若被对方抓住手腕那便再也运不出内力。不过,韩潇仍是将手从容的伸出,只因他深知自己绝非方云天之敌,此时只将性命交给了他。
  韩潇只见方云天身子微动,自己的手腕便已被他拿住。正不知他要做些什么,韩潇忽觉无名真气从丹田内勃然而发,转瞬之间,剩余的五成内力便即恢复!他心下一惊,不知他却是用了什么手段。
  方云天见了韩潇的神情,微微一笑。而后,韩潇但觉一股真气从他的手中传入体内,这一来,韩潇却是大吃一惊!
  只听方云天问道:“韩潇,你如今可是知晓,我因何能三招胜你了?”
  韩潇惊道:“洛阳客栈那一晚,是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  “不错,这紫冥神功是我传给你的!”方云天正色道。
  原来,韩潇只觉方云天传入自己体内的真气绵密泊然,却与那无名真气一般无二!只不过更为沛然淳厚,精深之处也远在自己的无名真气之上!由此,他不禁想起数年之前,在洛阳客栈遇袭的那一夜,那具高大的身影将这无名真气导入自己的体内!更为想到,此人竟是方云天!
  “紫……紫冥神功?”韩潇喃喃道,只觉此事太过突然,一时之间竟是无法相信。
  “这紫冥神功既是我传授于你,我自然有克制你的办法,否则以你此时的功夫,天下又有谁能在三招之内便胜过了你?”方云天似是在说韩潇武功高强,可在韩潇听来又似是在夸赞这紫冥神功之举世无双。
  “原来这无名真气便叫做紫冥神功……”韩潇自语道,好似终于解开了多年的困惑。
  韩潇又说道:“这紫冥神功定是紫冥教的内功心法了?”
  方云天点头道:“紫冥神功与别派的内功不同,此功没有心法口诀,若要传授他人便将真气送入对方体内即可,不过,这紫冥神功威力之盛,别派的内功更莫能与之相提并论!”
  韩潇听得方云天盛气凌人的口吻,却也并未觉得奇怪,想到以他武功之高,也许天地间当真无人能胜得过他。可此时的韩潇却越发的糊涂,于是问道:“方教主为何要把这紫冥神功传给我?”
  方云天并未回答,却问道:“韩潇,你当真得到了那部太玄经?”
  韩潇未想到方云天会突然问起太玄经来,不免有所警觉,心想,难道他也想要那部太玄经不成?可随即又觉不对,只因方云天已是天下第一,就算再练成了太玄仍是没有敌手,又何必多花心思去修炼一门内功心法?当下便点了点头。
  “你定是练过经中的武学了?”方云天又问道。
  韩潇又是点了点头。
  方云天好似对这太玄经极是好奇,问道:“你在修炼之时可发觉什么奇特之处?”
  韩潇见他并无恶意,当下沉吟半晌,便将修炼太玄经心法时,内力无甚增长,却只将丹田内的紫冥神功导引而出之事讲了出来。
  方云天听了这话,长啸一声:“果然如此,果然如此!”
  韩潇听了这话更是糊涂。
  这时,方云天又说道:“我方才说紫冥神功没有心法口诀可是大错特错了,原来这心法便在太玄经中!”
  韩潇听了此话,又想起自己修炼太玄经的情形,不禁惊道:“难道说紫冥神功便是……便是……”
  “不错!紫冥神功便是太玄经!”方云天说道。
  “这……”韩潇只觉难以置信,可想到修炼太玄经之时,韩潇却有紫冥神功与太玄本似同源之感,此时也由不得他不信了。
  “这可是怎么回事?”韩潇不禁问道。
  “我且问你,那经书如今却在何处?”方云天问道。
  “已经烧掉了。”韩潇答道。
  “烧了?”方云天先是一怔,随后说道“可是你烧毁的?”
  韩潇心道,这经书乃是苏少筠所烧,便是怕金灯夺去,不过与自己所烧也是一般无二,当下点了点头。
  方云天并未问起韩潇烧毁经书的原由,只说道:“烧的好!”

章节目录

傲世紫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幼珊中文阅读平台只为原作者白云回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云回望并收藏傲世紫冥最新章节